中华简氏网

搜索
中华简氏网 首页 音像文艺 文学 杂文 查看内容

母亲的银手镯 简培龙

2015-4-30 13:15| 发布者: 简泽宇| 查看: 1245| 评论: 0|原作者: 简斌全

摘要: 母亲的银手镯江苏省淮安市洪泽县 简培龙 我的母亲叫徐翠兰,一个农村妇女常用的名字,但母亲的眼光和胸怀却不同于一般的农村妇女。她能吃苦,家外各种农活都能干得来,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舒舒服服;她和父亲一样 ...
母亲的银手镯
江苏省淮安市洪泽县    简培龙
我的母亲叫徐翠兰,一个农村妇女常用的名字,但母亲的眼光和胸怀却不同于一般的农村妇女。她能吃苦,家外各种农活都能干得来,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舒舒服服;她和父亲一样,宁可自己受苦受累,也要把子女全部送上学,在那个时代、那样的家庭确实不容易做到的。
母亲有一副手镯,是银制的,上面刻有很精制的凤凰图案的花纹。那是母亲与父亲结婚时外婆给的唯一值钱的嫁妆。母亲很爱惜这副手镯,平时总是擦得干干净净的,用红绸布包着放在旧木箱的底部。只有在过年过节回娘家或走亲戚时才戴在手上。可以想象,这副手镯对母亲来说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母亲是勤劳的,她用她那勤劳的双手,为我们儿女成长捧出无私的母爱。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我的家乡苏北丘陵地区还全靠提水灌溉,自然条件不好,粮食收得少,经济收入差,让我们四个儿女吃饱饭、有学上是母亲最大的心愿。当时我们全家七口人,只有父母亲两个劳动力。在以劳动力为分配要素的年代里,生产队分配的粮食哪够我们吃的。母亲在生产队劳动工余,起早贪黑在家前屋后地角边、园子上种下如青菜、蚕豆、南瓜等蔬菜来弥补我们家粮食的不足,尽量让我们吃得好点。我上初中时,哥哥和大妹也分别在上高中、小学,那年春天开学又要交学费了,尽管那时学费不多,但实在是拿不出呀。奶奶又生病在床,也要钱买药治病。母亲同父亲商量,再苦也不能让孩子辍学。父亲到亲戚家借来的钱仍不够用。到了交学费的那天,母亲从层层紧裹的手帕中取出十二元钱给父亲说,我筹了点钱,给孩子们交学费吧。原来,母亲瞒着全家人把她那副银手镯卖了。
    现在,我们兄妹个个都生活得很好。母亲也拥有一些金银首饰,但为母亲还上一副银手镯一直是我的心愿。去年夏初我外出旅游,终于在一家叫“百岁坊”的银器店买到了和母亲以前戴过样式差不多的银手镯,我把它送给母亲。愿母亲百岁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