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496|回复: 0

重庆简子(原名简映竹,简贵莲)发稿:蛇缠腰?你可知道带状疱疹有多痛?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654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3085

    主题

    6264

    帖子

    40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乐呵呵

    Rank: 8Rank: 8

    积分
    4058869
    发表于 2019-10-13 11: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简恩承 于 2019-10-13 11:22 编辑


    作者简介简子(原名简映竹,简贵莲)生于綦江区高青九龙峡,綦江区非遗“简氏剪纸”传承人,綦江区老字号“简子布艺”创始人,一个爱剪纸、爱布艺、爱古琴,爱讲故事的山里人。


                       蛇缠腰?你可知道带状疱疹有多痛?
                                作者:简子
    夏秋之交,正是皮肤病多发季节。
    那天在郭扶车站等候公交车,听几位候车乘客七嘴八舌谈起“飞蛇子”、“蛇缠腰”之痛之险。
    一位中年女子说,她医治了小半年,花了几大千,反复了一回。好是好了,可还心有余悸,隔三岔五的还会从噩梦中惊醒。
    一位老奶奶,面色黑黄,汗流满面,痛得哼哼唧唧咬牙切齿。她儿媳妇说,车子一来就送老人家去重庆西南医院就医。
    还有位老爷子说是坐车去綦江人民医院复查,他已就医了两个月了,痛的时候简直想打人骂人,不过现在好多了。
    我安静听着,怎么这么多人得这个皮肤病?
    人们嘴里所说的“飞蛇子”,“飞蛇泡”,“蛇缠腰”,其实就是一种病毒性的带状疱疹。


    当然,带状疱疹也不仅仅专门光顾老年人,只是老年患者相对数量更多,医治时间会拖得更长,老年人所承受的痛苦更大。



    我77岁的姑爹去年得了此病,起初不以为意,虽也就医,但三天两头忙活地里。后来痛得坐不得站不得睡不得了,不得已才去住院治疗。
    可是,病毒早已蔓延全身,连耳朵里也流脓了,西南医院的医生都劝其回家。
    因为,最强效的止痛药都没法控制他抓狂般的痛,一直痛到生命的最后一息呼吸……
    太惨了……
    以前,人们得了这样的病,都不会太重视。总觉得,人嘛,生死有命。病嘛,痛一痛就好了,老天爷要把你收了去,你得认命。
    要么请个神婆神棍号一碗水喝下,要么央求土医生弄点草药包一包就了事。
    运气好的好了呢,那是命不该绝。要是挂了,那是前世冤孽找上门来索命了。
    不过,现在的人们知晓疱疹的厉害,谈之色变,避之不及。
    我的二姨,今年72岁。两月前,得了疱疹,左侧身体从肚脐至后背脊,长了半圈密密麻麻的疱疹,也是痛苦万分。
    还好她自己和家人都特别重视,认真治疗,现在几乎痊愈了。只是不能在太阳底下干活太久,不然还是有些刺痒。
    二姨家住江津区蔡家镇笋溪河边的石膏滩,先是就近去蔡家镇卫生院治疗,打针输水吃药,不但不见效,反而越来越恼火。
    二姨日夜疼痛,吃不下睡不着,100多斤的人,几天之内体重急剧下降不到80斤。
    姨父的侄媳妇张世书得知,给她推荐了龙吟的一位乡土医生。
    这位医生是来自丰都的“三峡移民”何宝财,年过半百。他之前在丰都家乡就小有名气,有专治疱疹的祖传方子。
    何宝财一家从丰都移民来到江津区李市镇龙吟村,竟也过得如鱼得水,近几年当上了社长,就无暇顾及医术钻研了。
    况且无证行医也不好,万一有人举报,你懒得上去交代幺二三。
    实在是推脱不掉,他才勉力帮忙,算是行善积德吧。
    他给二姨的自制药水,用牙签把疱疹挑破,用棉签每天擦拭三五遍,一月痊愈,收费还不到300块。
    这样的好医生,二姨遇见了,真是好福分,真好!
    简子也有过这样的奇遇。
    那是2004年夏天,我在浙江省海宁市硖石镇打工。
    某一日早晨起来,感觉左侧肩胛骨下方刺痛,当时并未在意,一来较忙无暇顾及,二来自以为扛得住痛。
    两天后受不了了,叫我妹妹帮忙看看,她大呼小叫的说又红又肿好多红籽籽,该不是过敏了吧?
    就近去了硖石镇卫生院,医生看了看,问我最近吃了啥过敏性食物了没?
    我记得前几天吃了两回“桐乡煲”,一次虾煲,一次蟹煲,这有问题吗?
    桐乡煲,跟我们川菜的“成都冒菜”、“重庆毛血旺”、“綦江荤豆花”、“黔江鸡杂”差不多,操作简单,上菜快捷,味美价廉,打工仔最爱。
    医生说过敏了,打了扑尔敏,又给了一盒药片一盒胶囊。
    两天后,后背更痛了,毛焦火辣想发火。
    同室表妹开玩笑:哎哟我的姐姐脾气见长了哈,你长得起红籽籽,你吆不倒台,我不敢惹你了。
    我又痛又气,哭笑不得。
    又去找医生,他说打针见效慢,输水好了。
    接连输了三四天盐水,丝毫不见效果,反而痛得彻夜难眠。
    同事看我有气无力,顶着黑眼圈,痛得龇牙咧齿,建议我去海宁市中医院瞧瞧。
    去吧,也没多远,坐两块钱的人力三轮就到。花一块五挂了皮肤科专家号(普通挂号五毛钱),敲门进去。
    一位瘦弱的老中医,看不出年纪,戴着眼镜,拿着报纸,眼前一杯热茶,翘着二郎腿,一派轻松自得。
    我递过挂号单,他手指凳子,示意我坐下。
    我有些紧张,深呼吸几口,轻轻坐下,手腕搁桌上的软垫上。
    老中医细细把脉,沉吟一会儿。他眼神示意,我换了右手。
    老中医眯着眼,不经意地瞄我一眼。
    我一眨不眨望着老中医,见他轻松的表情变得凝重,连二郎腿也放下来了。
    “背上痛?”
    我正神游天外,他一说话,我吃了一惊:一进来他没开口,一开口就说中痛点,神了!
    我来浙江两年,海宁话我勉强能听懂了,只是不会说。
    我点头,转过身,掀起衣服给他看后背。
    “疱疹,带状疱疹,病毒性带状疱疹。”
    老中医刷刷刷写了两排字,叫我去一楼交费拿药再上来。
    一看处方,除了我的姓名年龄和日期数字,其他我都不认得。
    人们说,一是道士画符,二是医生开药,都是龙飞凤舞考人眼力,一般水平真没法辨认。
    道士画符彰显神秘,医生处方为了保密?
    下去交费,三块五。
    你没看错,就是人民币3.50元。
    两包小药片,一种像“乳酶生”那么小,一种有8毫米直径大小,这是内服。另外一支小指头大小的小软管外敷。
    老中医交代了吃法,当场倒开水叫我各吃了两片,小护士给我搽了药。老医生嘱咐我药片吃完了就去复查。
    走出海宁市中医院,我就不淡定了:敢情之前那几天的折腾,还花去了几百个大洋,我是做了冤大头了?
    疱疹,病毒性带状疱疹,不是食物过敏!
    我就说嘛,简大姐我长得胖胖壮壮的,怎么可能吃个虾呀蟹的就吃出了毛病来?
    果真如此福薄命浅,真是枉来世上走一遭了,嘿嘿!
    无力扶额,倦意袭来,几天没好好睡过了。回去倒在床上就没醒来,中午饭和晚饭都省了。
    这一睡,差不多20小时才清醒过来。
    也许海宁市中医院的招牌大,让人放心。
    也许是老中医的笃定,让人安心。
    一觉醒来,好了大半:疼痛减缓,内心不再焦躁想发火。
    接下来,一天比一天好,不到一个星期,就感受不到强烈刺痛。
    那位老中医,真是良心医生啊!可惜我没记下他的大名,至今遗憾。
    据说现在进医院,一进去就是验血验尿B超彩超一系列检查,再吃药输水,就算是感冒发烧,没几百块别想出来。
    切脉?那是什么鬼?
    省钱?人家吃什么?
    有人说,医生的提成,跟营业额挂钩呢,希望这不是真的。
    不过呢,医者仁心,大多数都是好的:丹心医疾疗人苦,妙手除疴去病根。但愿人人不生病,得病遇上好医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开心快乐幸福每一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