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713|回复: 0

简良开先生中篇小说《带伤的玉麒麟》封面封底目录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0:14
  • 签到天数: 164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3067

    主题

    6241

    帖子

    40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乐呵呵

    Rank: 8Rank: 8

    积分
    4058603
    发表于 2019-11-7 10: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简恩承 于 2019-11-15 10:47 编辑

    封面封底图片



                                 
    file:///C:\Users\JM\AppData\Local\Temp\ksohtml19244\wps1.png  
    带 伤 的 玉 麒 麟
               简     谱
    内    容
    简    介
           一个风雨的黎明,游览胜地观音山同时发现两起凶杀案:一个穿着时髦的姑娘被掐死后吊在银杏树上;一个青年被砸成重伤又扔下悬崖。小说就此布下了重重迷雾:死者的母亲一口咬定女儿是被伤者因失恋而报复杀害;在死者被害的第一现场,也发现伤者的脚印。事关全案要害的当事人却因严重脑外伤而生命垂危……凶杀案未见端倪,国宝玉麒麟被盗案又纠缠难解。更兼女侦察员又发现当事人就是五年前对自己舍命相助而心心相印的情侣,顿时陷于担心和悔恨之中。公务、私情、假象、真面,交织成扣人心弦的情节。哲理、爱情,熔铸成侦破题材的篇章。




    目录




    带伤的玉麒麟

    目        录

    带了伤,依然是玉麒麟
    file:///C:\Users\JM\AppData\Local\Temp\ksohtml1576\wps1.png——评中篇小说《带伤的玉麒麟》

    第一回   风雨黎明报凶讯  
           暴尸匿迹两现场/1
    第二回   擒穆仁引出风流事  
           道铁心猝然起悬念/7
    第三回   风雪黄昏遭劫难  
           冰霜晨曦遇奇人/15
    第四回   泼妇妄为事出有因
           淑女机智难查实据/24
    第五回   老油条盗宝宝没影
           飞来客作案案无形/33
    第六回   情切切志华寻根底
           恨声声铁心诉身世/41
    第七回   刘大山仗义执言
           向志华暗揣隐私/52
    第八回   离愁别绪泪涟涟
           邂逅相逢情忧忧/62
    第九回   牵肠挂肚为绝命书
           煞费苦心钻牛角尖/69
    第十回    嫌疑犯危如累卵
           监护人惶恐不安/79
    第十一回  忠厚男儿无心栽花
            轻佻女郎有意插柳/88
    第十二回  海誓山盟两相情愿
            情薄如纸单方弃义/99
    第十三回  治残腿方神医开窍
            耍无赖白爱花绝情/112
    第十四回  叙旧情摆出奇特事
            遇冤家横祸从天降/127
    第十五回  论短长旧恨添新仇
            探密写节外又生枝/138
    第十六回  常富有仗势劫国宝
            李成业深山访奇珍/151
    第十七回  扭曲人生愚弄无知
            冥河亡川渴求新生/163
    第十八回  太平镇大老板落网
            观音山亡命徒归案/177


    file:///C:\Users\JM\AppData\Local\Temp\ksohtml1576\wps2.png


    file:///C:\Users\JM\AppData\Local\Temp\ksohtml1576\wps3.png
    带了伤,依然是玉麒麟
    ——评中篇小说《带伤的玉麒麟》


    file:///C:\Users\JM\AppData\Local\Temp\ksohtml1576\wps4.png



    为了朋友们找阅作品方便和我行文时俭省笔墨,先作如下说明:
      1、简良开的中篇小说《带伤的玉麒麟》(作家署名简谱),载云南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八年三月出版的中篇小说集《血溅金三角》。
      2、《带伤的玉麒麟》简称为《玉麒麟》。
      3、为通畅地叙述和阐发我的见解,本文不拟引经据典 ,故有涉先贤们的高论概不注明出处。

    A

      无论时人对小说的属性有多少层次多少方位的高超见解,我自己认为,小说总得塑造(或表现)主人公的他(她)所处的那个时代所造就的具有活力的形象(纯粹表现动植物的寓言式小说除外),不管这个形象体现于一种行动,一种遭遇,还是一种心态。
      拉开扑朔迷离的帷幕,《玉麒麟》在同台亮相的若干一般化甚至是挺招彩喝的通俗小说中,兀自闪烁着它玉麒麟的风姿。虽然采用了章回体的古老格式,虽然笼罩着脚跃拳飞的惊险氛围,虽然缠绵着莺啼燕语的难遣春情,但透过这些,人们却可以清晰地感觉出一个个典型化了的凡人在特异年代里的脉搏与眼神。
      下面,我们就试着拨开布在作品中的种种纠葛,拈出几个人物来,对其命运与性格作一番归纳与“纯化”。
    形象之一:“铁心”。
      这个退伍棒子,按一般的眼光来观照,出身于高干家庭,新中国的同龄人,摆在他面前的应该是一条铺满鲜花,罩满霓彩的道路。但命运偏偏同他过不去,注定了他自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南的前沿指挥所里降生到世界的那一刻起,便要同我们民族的坎坷与苦难同轨同步。
      文革之初,在同被时代之火烘得热昏的同学们进行完毕“誓死保卫……”的大串联之后,他似乎被沿途并不令人兴高采烈的景象冰镇了一下头脑,激流勇退,穿上了地道的军装。遗憾的是,军营并不是陶渊明的田园,他无法超脱浸透了中华肌肤的凄风苦雨,无法摆脱悬在他头顶的如影随行的厄难之剑。就在他随部队开赴前线,去尽支援越南的抗美救国斗争的国际主义义务时,弟弟在造反派神圣的激战中成了时代祭台上无辜的牺牲品;母亲在斗争牛鬼蛇神大会的乱拳重脚下魂归冥府;父亲被掀掉了顶带花翎,发配到荒山野岭锻炼筋骨。自然,他也就不可能在军营里保留自己的一张床位了。尽管如此,他心中仍强劲地搏动着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的憧憬。
      当铁心四处上访而无佳音,草席裹尸掩埋了老父之后,在深山小道上茫然颠簸,路遇由知青点回城探望母亲的素昧平生的向志华被歹徒拦截欺凌时,不顾身虚体弱,拼力与凶悍的歹徒搏击,以自己的鲜血护卫了向志华的洁白。
    惜哉,他的英雄壮举没有得到哪扇衙门的表彰与嘉奖。他仍得“落草”,仍得奔波在荒僻的寨子村落之间,仍得去干那些行医、打工、帮人写信的勾当,以维持生计。
      后来幸有叔乐(伯乐兄弟,慧眼识得驮柴马——一笑)接纳他当了建筑队的临时工。仿佛是为补偿流浪岁月耗掉的光阴,他埋头苦干,锐意进取,获得了到工学院进修的待遇,并写出了令教授、专家们刮目相看的高水平建筑论文,被誉(!)为未揣文凭的工程师。就在他正欲大显身手的时候,却被卷进了玉麒麟失盗案的漩涡,被歹人砸瘪了脑袋。连医术精湛的老医生都失去了挽救他的信心,嘱人录下他“回光反照”时的遗言。可他耽于国宝的下落,在昏迷中与死神格斗了几天之后,最终挣断了死神的锁链,回到了人间。并将重伤初愈的心灵与身躯再度掷进与歹徒智非的恶斗之中,救下了国宝玉麒麟。
      形象之二:向志华。
    刚跨入社会时,她是很幼稚的,甚至带着几分“傻大姐”的韵味。瞧,身为独生女,满可以捏着当时国家政策的条文留城服侍妈妈(其父已在她七岁时就已为保护国家财产而殉职),继而到某个事业或企业单位领取一匹白领或者蓝领。但她偏犟着要与“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作彻底决裂,高唱着《知识青年进行曲》,到高寒山区做了一个“老插”,在那偏远闭塞的广阔天地里炼一颗红心。如果说山区的风寒苦楚不值得多加诅咒的话,那么,向志华在母亲病危的电报发出后十天才收到,历尽忧痛惊吓(被歹徒拦截欺凌)赶回家的第二天,母亲便丢下她而去,这就不能不令人仰天叹息了。
      苦难并不都是坏事,正是上述的经历对向志华作了人生这本大书的启蒙,加之后来在公安学校和社会生活中的锻炼,使她逐步成熟起来,以致在后来作为办案人员之一处理玉麒麟被盗案时表现得相当出色。
      铁心救过向志华的命,并成为导致她时时耳热心跳的敬仰与爱慕的对应物。但当铁心成了杀人盗宝案件的嫌疑者时,向志华却能超脱儿女私情,冷峻处置,秉公办事,按办案程序加以严格而周密的侦察与调查,从而弄清了迷雾笼罩着的真相,为救国宝,惩治凶手建立了功勋。
      形象三:白爱花。
    用我们本地话来说,她是个“浪人”。促使她“浪”起来的因素,除了社会中孽生的毒菌外,首要的应推她赖以生存、成长的那个家庭环境罢。她生母在她周岁时便诀别了人世,父亲为了将她和哥哥白长新抚养成人,先后给她找了三个继母,最后一个便是“河东吼”白佩琼。不幸父亲受不了“河东吼”一日三吼,服毒自杀。白佩琼便带着她和哥哥嫁给了薜蟠转世的常富有。继父继母两个烂南瓜滚在一起,对白爱花的影响便不难想象。更何况,衣冠禽兽的常富有在白爱花还是一个中学生时便糟蹋了她。这样,白爱花便由最初对人生意义的沉重感的失落进而逢场作戏滑向深渊,进而主动用艳丽的姿色用萎顿的心灵去骗去诈从而获得肉欲物欲的满足。
      但这个烂南瓜并没有任由自己一直烂下去。也许她的骨血毕竟来源于华夏神州的染色体,也许是误入歧途成了敌特的帮凶而后又弃暗投明的哥哥白长新给她的饱经血泪的劝告信激发了她良知的萌醒,为祖国的瑰宝——飞龙玉麒麟将要落入高鼻子蓝眼睛的馋涎时,她毅然采用了“掉包计”,买了一个膺品顶替,而把国宝紧藏起来,并曲折地托附曾被自己骗过要过却又深信是条好汉的铁心将之取出归还祖国。为了免除智非、穆仁之辈狐鼠的跟踪纠缠,免除国宝意外走失,她又果决地掐断了自己正在绽放的青春,曾经成为社会疟疾繁衍体的青春。
      可以设想,她倘若主动去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于她于玉麒麟都会及早地得到挽救并显露出令人开颜一笑的结局。但以外强中干的质地走上这一步,她就不是白爱花,而是别的什么花了。命运的魔力,性格的独特性就在这里,移之莫属。
    以上这些人物以及作品中别的角色,读者尽可以哀其不幸,可以嘲其失尊,可以唾其自毁,可以怜其夭损。但你不得不承认,他们都是一个个轮廓鼓突、独具特色的形象,而不是专只在夜间游荡面部蒙了黑纱的隐形人或者生物博物馆里的人体标本或者四只手甚至更多的手同受一副脑袋支配的连体婴。仅仅出于评论的需要,我将他们的命运与性格从作品中“提炼”出来作了概述。他们在小说中时乃各自都浑然天成地弋在并不清纯的生活海洋里,而并非古装戏里涂明了好人坏人中间人记号的红脸白脸黑脸粉脸。
      作为一部小说,不管采用什么形式,什么情节,什么手法,提供给人们一个或者几个性格鲜明独特的人物形象,就已算尽到天职了。《玉麒麟》的独到之处,就在于除了上述之外,将所塑造的人物的活动舞台置于刚刚过去不久的那个冰河区及其往后延伸了一些解冻日子,让主人公的双脚始终腾越不出时代的磁场,一如孙悟空十万八千里的筋斗云始终翻不出如来佛的手心,这使得作者面临一道又一道的栅栏,稍不当心就会露出破绽(值得欣慰的是,作者所描述的那个时代的每一个细节都无隙可击),同时却又使那个时代的过来人产生一种贴近感,有意无意都能从主人公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也使作品具备了令人信服的真实度。难能可贵!这也告诉我们,面对时代,面对现实,面对严峻的人生,不一定就写不出来让人掂着有份量感的作品。这除了责任心与艺术造诣外,还要求作者具有俯瞰时代和探幽触微的思想功能。
      (闲笔:《玉麒麟》中主人公们的曲折遭遇,也使我强化了一种认识,在小说中塑造人物时,千万不要给他们好日子过,否则作者就没有好日了过了。)
      周夷王姬燮二年(公元前八六九年),蜀人给君王献上了一块美玉,这块美玉经春秋战国几度朝野易手,后为秦始皇所得并谕者精工雕琢,后又经汉相萧何令匠人再度加工,遂成为飞龙玉麒麟。因战乱,它匿迹千年。近年复出,却又被盗,  《玉麒麟》牵住被盗后的线索展开,塑造了一群人的形象。其实,这个国宝皮里阳秋,隐喻着的是铁心向地华这一代人的命运和品质。可不是吗,他们虽然带了伤,但毕竟是麒麟,而且是玉的。


      认识简良开,是在一九八二年雨季的一天上午。当时我从部队回乡探亲,为着一篇稿子的着落,便怀了一种朝圣般的虔诚,战战兢兢地叩开了永胜县文化馆二楼的一扇木门。来开门的是一位推着小平头的黝黑的中年汉子,自称名叫简良开,正轮着坐桩担任永胜县文联的内部刊物《程海》的编务。我虽“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闯荡了一些山水,但根子毕竟是“土鳖”。以我的土眼来看跟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土圣”,无形中便有了几分亲近。交谈中得知他也是行武出身,满口都是蒸发着土腥味的土话,俩人便一见如故,一谈如故。
      后来,读了简良开的一些作品,更得知文如其人,他的“文学语言”更是一派土貌,俩人便有了超越表面现象的心灵感应。
      不用挑不用找不用苦苦寻觅,《玉麒麟》中具有滇国风味的土话、俚语、民谚,俯拾即是。如:岩头,人称“屙屎不生蛆”的地方,出门攀藤走,滴水贵如油,种一大片收一斗,四季不见一粒米,洋芋、苦荞难糊口。一到冬季,大雪封山,冰锋耸入云天,人处于混沌世界里,蜷缩在火塘边,灰不溜秋的。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大审,说话可得牙齿和舌头商量商量,怎么能随便血口喷人?包扎好伤口,就做饭吃。他的伙食比她所在的岩头还差劲,别说没有大米、面条之类的精粮,竟连食油、蔬菜、酱食都有不起。只翻出些汤园大的洋芋焖上一锅,剥了皮蘸盐吃,既是饭又是菜。喝的是“玻璃汤”(白开水)。好在她当知青这几年过惯了类似的生活,况且已饿的肚皮贴脊梁了,吃起来觉得比山珍海味还可口,狼吞虎咽,吃的打嗝。“谁跟你耍戏?如果我嫌恶俗,干吗还会像糯米粑粘着你?假如她真的睡在磨盘上想转了,这回头草该吃的还得吃。不是我要袒护他,而是不能抹着良心。他是一对老革命仅存的一只香炉脚……正如某个区域有某个区域的口音一样,因了社会文化、山川风貌等诸多因素影响、渗透,某个区域的人也就具备着这个区域所使然的特殊心态。而构成这种心态的建材或者说呈示这种心态的最重要的载体之一,就是土话(有的人说本地土话很流畅,但说起普通话来却非常木讷结舌,就是因为他输入、储存着的思维“软件”是土话)。所以在本地土的东西,在外面就洋了起来;越是土的东西便越洋。  
      鲁迅这样说过巴金这样说过艾青这样说过在下也这样说过(一笑)。
      目前的小说语言,正飘逸着甜酸辣涩的多元味道,各种特色竞逞其能,诱惑、满足、调节着多种层次与方位的读者的味口。人们的味觉变得越来越灵敏,越来越挑剔。这样,吃了一通可口可乐冰淇淋小香槟之后,再来尝一尝我们永胜的油茶,将是新鲜而别有风味的。《玉麒麟》语言的诱人之处亦在于此。
      在表述方面、篇章结构上,《玉麒麟》也是很土的,土得就象作者本人。它没有令人头昏目眩的立体交叉,没有洪水泛滥的意识流,没有千呼万唤不露面的难以等待的戈多。有的只是古色古香的完整匀称(当然也有朴拙的悬念)的章回结构,有的只是近乎按部就班的单线发展(有时情节的复线,那也只是成束的单线而已),有的只是圆口布鞋以及如水的行板。但这些就如一个出水芙蓉般天生丽质的村姑,并不比环珮丁当、纱裙飘曳、比基尼灼人眼目的洋派女郎要逊色要欠缺风韵。
    我们这样说,丝毫也不意味着敲山震虎,排斥外来的而性能独到的艺术技巧,维护所谓“国粹”的毫光。而只是想借此申明,任何艺术表现手法,其本身并无高下之分,正如丰腴的杨玉环与窈窕的赵飞燕同样是国色天香。重要的是运用这些手法表现出作品所界定的那个时代那种氛围里所独具的人物(或者动物植物)形象。就象我这刻虽然穿着西装,但肤色仍属于亚细亚,血脉仍是长江黄河的支系,基因仍来自龙种。
      就拿《玉麒麟》已然塑造了若干有眼神有脉搏的人物形象这一点来看,它比那些嘴脸瞧起来很有几分“弗洛”而骨子里并不那么“伊德”的伪小说非小说,不知要强过多少倍。
      何况,《玉麒麟》并不那么“闭关自守”。有心人不难看出,眼下颇为时髦的象征手法(捎带说一句,象征手法本是吾国的土产,洋人拿了去作些加工返销回来,却唬着不少人),《玉麒麟》在好几年前构思之始就已“超前”启用了——带伤了的玉麒麟,一代人的象征。

      简良开适逢中年,在单位上是工作的台柱子,在家庭中是妻儿的脊梁骨,况且还被时下方兴未艾的成龙配套的考试和过关缠住手脚,写作只能在别人打麻将甩扑克吹大牛或者扯呼噜打呓语抒情作爱的时候进行。而且写的很苦,打钎凿石般斟酌句。确实是在每次蘸墨水时,都要在墨水瓶中留下点自己的血肉。
      据我所知,《玉麒麟》早在一九七九年十月便已开犁,先后十二遍薅草施肥,于一九八五年杀青,交付出版社。由于即便是编辑也不大好说清的原因,直到今年阳春才得以问世。我虽令人扼腕感叹,但也说明了这部作品正如山中萱草一样充满了韧性的储备与生命的活力。而不像有的作品那样三月半载发表(出版)不出来便成了昨夜黄花。
      尽管如此,我们也无必要回避《玉麒麟》所存在着的缺憾(正如玉麒麟身上的伤痕一样)。在有的段落里,作者似乎把着力点偏移到了编辑曲折动人的故事情节上,而淡化了人物性格的刻划,导致了作品主人公的一臂或一脚干瘪乏味。一部分语言还冶炼得不够圆熟,特别是人物的对话的个性特色还没有完全到位,离不可更移的地步还差着几分成色。
    当然,如上微词都是在较高层次上的苛责了。
      令人欣喜的是,简良开的又一个中篇已经脱坯。几经整容、打磨、修饰,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货色”,该会更加标致吧。
      我们期待着。
               1988年4月于永胜

    (此文原载《玉龙山》1988年第2期)
    (马霁鸿,笔名沙江波,知名作家,回族,从军转业后相继在永胜汽车站、永胜文艺创作室、丽江市文联工作,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云南作家协会会员。作品甚丰,主要有《马霁鸿文集》一至五卷。)
    file:///C:\Users\JM\AppData\Local\Temp\ksohtml1576\wps5.png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有事情做,生活充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