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244|回复: 1

简良开先生:宗缘情深 刻骨铭心 ——纪念简梅松先生殉难七周年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0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193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3665

    主题

    6968

    帖子

    40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乐呵呵

    Rank: 8Rank: 8

    积分
    4068308
    发表于 2020-8-3 09: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简良开 于 2020-8-4 11:38 编辑



    简梅松先生与宁蒗简氏族长简良才、简良开夫妇、云南简氏宗会副主任简玉宽留影。



    2013年8月10日,云南简氏简二次代表大会合影。




    2013年8月10日晚,简梅松、简斌全父子与简良开夫妇在宁蒗简氏开基祖公简在国、母张氏孺人墓碑前留影



    宗缘情深  刻骨铭心   


    ——纪念简梅松先生殉难七周年

        今天,是尊敬的中华姓氏学大师、简氏领袖简梅松先生为族殉难七周年忌辰。
        简梅松先生是指导在宁蒗县举行的云南简氏宗亲会期间殉难的。与会宗亲,一直心情沉重,愧疚难当,特别是会议组织者。雪山哀默,江河悲鸣。简梅松先生是我最崇敬的老师与兄长。缅怀贤兄,尊师引领,指点迷津,刻骨铭心。七年来,风骨伟岸,巍然脑际!
        我与梅松先生在电话、短信中的联系交往是从2010年5月9日开始的。
        2002年6月,我回故乡召集族人组织编纂族谱、重修祖墓碑。编纂族谱,首先要弄清历史源流。祖辈没有留下宗谱文本,仅凭世代口传耳闻而行之。
        据传,本支祖籍江西临江府新余县水北十字街;始祖简永康,“江西填湖广”迁出,继而徙籍贵州遵义府;先祖因报效国家,功勋显赫,成为殷实大户,在遵义的领地颇大,称之为“插栈为列,手指为界”,撰有宗谱,建有宗祠;自永康公起的字派:“永兴福茂宗,廷居玉贵吉,宏崇在朝尚,天仕学良传”。延绵嗣续十二世,已到清乾隆年间,由于苗疆事变,遭刀兵烽火之乱,宗祠被毁,族人流离失所,四散逃生,宗谱不知所向。十三世祖在国公一家三兄弟各奔一方,为便于将来有朝一日,子孙后代找拢认祖归宗,遂将一口铁锅打成三块,兄弟三人各收藏一块,作为凭证,世代相传(按:我偕老伴历经十数载查询终于找到“在”字派三兄弟后裔脉络:在明公房(幺房)依然留在原址,即贵州遵义播州区西坪镇简家寨;在扬公房(长房)逃往四川涪陵,后迁武隆黑面角,再移至遵义余庆县。)在国公(次房)携家眷,颠沛流离,千里迢迢,迁徙到云南省迤西道永北府蒗蕖州管下白角坝的一片莽原。他们在荒原上风餐饮露,披荆斩棘,拓土躬耕,赖以生存,创建起云南丽江、大理简氏发祥地简家村。后来随着白牛厂银矿的开采,大村街市的设立,卢、潘、唐、刘等姓邻居相继到来,人口逐步增多,天下百姓是一家,大家团结一致,和睦相处,齐心协力,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劳的双手开拓了这方温饱有余的沃土。民国时期出了卢瑛、潘文明两个区长,人们就把这个村改称为“二官村”。解放后,随着社会、经济、文化、人口的迅速发展,日趋繁荣昌盛,蒸蒸日上,简家村演绎成为一县城市政文化腹心。
        我凭世代传说的线索,经考证调查核实编纂了《宁蒗简氏族谱》,为厘清祖源根藤,始祖简永康出生地的确切地址和村名,他的上辈是谁,属哪支哪派?于是就有了2002至2010年八年间的四次江西新余寻根之行。
        2010年5月1日至5日,我偕老伴三访新余,在简香彩、简菊根宗长自始至终陪同下,弄清了水北十字街“九里十八简”的确切概念和简氏宗祠遗址概况。简香彩特地从简炳根宗亲那里请来一本刚拿到手的《简氏通志•豫章卷》,并向我介绍了主编简梅松先生相关情况,联系电话,使我得以同简梅松主编取得联系,使我获益匪浅。
        5月9日,我第一次与梅松先生通电话,一通电话就有相识恨晚之感。我给他寄出《宁蒗简氏族谱》,他同时给我寄来《简氏通讯》2009年第4期、2010年第1期。        5月13日,我们互相同时收到书刊,梅松先生给我发来短信:对我编纂的《宁蒗简氏族谱》在肯定成就的同时,对不妥之处给予指正,循循善诱,讲明历史根源和前因后果,使我心悦诚服,增长见识。通过阅读《简氏通志•豫章卷》,使我茅塞顿开,对我简氏的认识猝然升华。从那时起,我们之间短信交谈频繁,每次他都回复得那么及时,甚至在凌晨2点都还给我发短信。通过交谈、探讨、磋商,据实据理据情达成共识,圆满成功。
        豫章卷631页载:茂生,桐村派云泉村,明洪武九年(公元1376年,应为出生年),徙广东(时间应在洪武二十九年后);1189页的记载,雍公36世、韶公13世(泉下)庆元公,子二:长子永文(远七),葬上坑,妣毛氏葬龙坑。次子茂生(远八),商广东、四川未归。与此同辈的有堂兄永迪迁长沙仲铺、永福迁长沙。据此,我推测茂生即永康,永康是名,茂生是字。我把推测的见解发短信给梅松先生和香彩、菊根宗长,他们回复,一一致认同。
        按豫章卷“简氏缘起世系表”和“昭德世系表”,我对姓氏缘起、远祖世系作了综合分析排列,就这样宁蒗简氏从始迁祖永康公的父亲庆元公上溯到韶公、庆远公,从庆远公上溯到雍公,再从雍公上溯到简氏鼻祖续简伯,一直上溯到黄帝,辩证祖源、理清了根藤脉络,从当今至远古一线贯通。
        我是研究毛泽东世家学者,根据史学专家的共识,与《简氏通志》的黄帝至续简伯世系相较多了九世,且以此为证,《简氏姓前源流世系图》如下:
        黄帝(即轩辕)——玄嚣——蟜极——帝喾(即高辛氏)——后稷——楘玺——叔望——不窋——鞠——公刘——庆节——皇朴——差弗——毁隃——公非——辟方——高圉——侯牟——亚圉——云都——太公——祖绀——诸益——公叔祖类——古公亶父——季历——周文王(即西伯姬昌)——姬发——姬诵(成王)——姬燮(为晋国一支至十二世大狐伯)——狐突——狐偃——狐鞫居(续简伯),四十五世。
        即:黄帝至周文王为27世,周文王姬昌至简伯18世,简伯至雍公23世(黄帝至雍公68世),雍公至简宪(庆远)公22世;雍公至茂生(永康)公37世;永康公至我19世,至我曾孙辈(简祖鑫)22世(简姓缘起至吾曾孙辈是81世。上溯至黄帝共计126世)。我将此推测成果致函梅松先生后说道:“据此,我是雍公55世,与您同辈,称您大哥。”梅松先生回复:“你我是应弟兄相称。我所希望的是在崇本溯源上不拘泥于名字对不对,只要迁出时间、祖居地、始迁祖至现在代数时间吻合就可以定下来。”感谢梅松先生,是他让我知道了简氏是黄帝苗裔,本姓氏缘起以来数千年的生存繁衍历史,博大精深的简氏文化。
        我与梅松先生相会只有三次。
        第一次是2010年12月下旬,中华简氏“两会”一届二次会议暨祭祖活动。简祖亮主任、梅松公和秘书长永龙公与江西新余简盛春、简小珠、简带根等宗亲筹办会议, 22日先期抵达;23日晚,云南到会代表简长翰、简良开、简秀李、简成举、简高芳、简华兴、王琼等七人相继抵达,当晚梅松公等宗亲会主要领导前来看望与我们;24日,在梅松公的亲切指导下,由先行者简长翰公召集,举行第一次代表会议,宣告云南简氏“两会”成立。25日上午,与会人员到水北桐村“宗源第”祭祖、开大会,下午到桑梓地瞻仰观光,简香彩宗长领着我和老伴去到始迁祖永康(茂生)公的出生地云泉村(泉下)拜访。在泉下我们认识了族长简水春(志远)、简友生等宗亲,水春族长把老宗谱拿出来让我查阅,使我更清楚更实在更准确地查实印证了与通志豫章卷以及宁蒗简氏的祖源和世系。我把修订后的《云南宁蒗简氏族谱》赠送一本给族长简水春存档,作为永康公后裔向祖籍地宗亲的确认、续缘与汇报。
        在这次年会上,梅松先生把我推举为“雍公文化研究会会长”,我既感到受宠若惊,却又觉得力不从心,诚惶诚恐,盛情难却,只有勉为其难了。
    第二次是2012年12月下旬在荆州,中华简氏“两会”一届三次年会期间。
        我经过广泛财全的调查研究,收族归宗,将宁蒗简氏族谱扩展为《云南丽江简氏族谱》,同时全力以赴收集整理昆明、文山、楚雄、怒江、玉溪、曲靖、昭通等州市县素材数据,为《简氏通志·云贵卷》提供尽可能充分的资料。其余州市族人却因受客观条件的制约,居住高度分散,信息闭塞,交通不便,对续谱信息无所知之;加之缺乏历料,世系不清。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出云贵卷不能匆忙,尽管续编委尽心尽力加快工作,也要有一个过程,于是在7 月3日致信梅松先生,建议出版时间是否缓一缓。7月12日,梅松公复信说:“综合目前情况,云贵卷我打算九月付印,年底印刷完毕,春节前发放到族人手中。如若动作迟缓,那就只能许下一个不能兑现的账了!”既然如此,只得执行了。梅松先生已76岁高龄,他原定的主编出版《简氏通志》12卷,云贵卷是第6卷,才有一半的工程,时间的紧迫,不言而喻。我和老伴与各位编委以高度的责任心,竭尽全力服从这个大局,经过两年艰辛努力,终于使云贵卷按期付梓。
        2012年12月,中华简氏“两会”一届三次年会在荆州召开,大会安排我发言,会上我被评为中华简氏英模。
        2013年春节前云贵卷顺利问世,为简氏谱牒文化立下了一个里程碑。
        我与梅松先生第三次相会是2013年8月,谁料想这是最后一次。
        宁蒗简氏家族收到通志云贵卷,如获至宝,感到非常高兴,开阔了眼界,升华了境界。他们为有梅松先生这样的杰出人物而惊叹、钦佩、仰慕。宗亲们提出邀请当今简氏名人来宁蒗走走,大家见见面,互助沟通;邀请简氏企业家来宁蒗开发,投资办产业。贤弟简良仁几次同我讲了这事。他向我要了简梅松和简斌全父子的电话,并同他们取得联系。简梅松先生简斌全父子对云南边疆简氏族人一往情深,要来看望云南宗亲是他们酝酿已久的心愿。在简氏通志编纂进程中,对云南边疆简氏族人特别关注。2013年4月5日,梅松先生发给我短信:“感谢您和丽江宗亲们的关爱,今年我一定安排时间过来看望大家!” 他要等小儿子小泉高考后才能来。
        由于匆忙,已出版的云贵卷难免有不尽人意之处,有必要进行续修,加以充实完善。云南简氏宗亲需要走拢聚会,共商简氏家族修谱兴族,繁荣昌盛大计。因此,召开这次代表大会理所当然。会议的主要议程就是产生新一届云南简氏“两会”领导班子,带领全省宗亲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云南简氏“两会”经过商榷斟酌,同意宁蒗简氏家族提出的承办这次会议的建议,确定2013年8月10日在宁蒗召开云南简氏第二次代表大会。那时小泉已考取武汉大学,云南气候适宜,又是假期间,是最佳时间。
        我和常务副主任、文山简华兴相继于7月28日、7月31日,赶赴宁蒗,与筹委会副主任简良仁、简传银一道开展筹备工作。
        梅松先生与长子简斌全,幼子简小泉,中华简氏宗谱续修委第一常务副主任简贵琰、秘书长简永龙5人代表中华简氏 “两会”,光临指导。8月6日,他们从荆州到成都,成都简以芬女士与之结伴同行。他们原计划是先到永胜与我相会,再到宁蒗,会后由我陪同看望昆明宗亲。因我已先到宁蒗搞筹备工作,他们的计划只得改变:会议结束后,12号到永胜,当天参观游览我创立的三个文化品牌的载体实证景点。13日一早乘汽车上昆明,14日看望昆明宗亲,15日从昆明返程。按此约定,我给昆明的简而明、简洁、简衸嘉、简乐嘉、简黎明等宗亲打了招呼,作好了准备。梅松先生一行8日晚到达宁蒗县城。
        10日,云南简氏“两会”胜利召开,来自河南、江苏、南京、江西、广东、海南、四川、重庆、贵州等省市宗亲代表70人,云南本省55人,加宁蒗简氏族人,实际到会165人,成为中华简氏的空前盛会。会议由简良开、简华兴主持,中共宁蒗县委正处级领导简传银致《欢迎词》;会上宣读了简仕龙将军、江西新余简菊根、简香彩宗长、重庆简氏宗亲会会长简伟光的贺电;简恩来宣读中华简氏宗谱续修委员会名誉主任简恩承贺信;宁蒗简氏族长简良才、简贵琰、简斌全主编和简荣彬、简盛华、简万龙等宗长在会上发言。梅松先生特地代表中华简氏“两会”赠予高度赞颂云南宗亲会的 “《简氏通志》参与者的先锋,夷汉民族融合的典范”,赠予宁蒗简氏家族“彝乡孤旅,范阳典型”两块贺匾。梅松先生在会上发表了激情洋溢的讲话,对宁蒗简氏家族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宁蒗简氏始迁祖永康公自明代由江西进入四川,后来由川入黔,在国公又由黔入滇,逐步发展壮大,其中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汉族在这里是真正的少数民族,彝乡孤旅,范阳典型的荣誉,是当之无愧的!”他语重心长地说:“良开老弟、华兴宗亲,寻寻觅觅,如果没有《简氏通志·豫章卷》,那你们的祖源恐怕到今天还是一个谜。”事实的确如此,使我们倍受鼓舞和鞭策,精神振奋,激情昂扬。会议开的那么热烈,那么圆满,那么成功!
        当天晚上,简梅松、简斌全父子在简良开夫妇和弟弟简良新等人陪同下,专程到宁蒗简氏祖茔瞻仰、拜谒,在宁蒗简氏开基祖简在国夫妇墓前留影纪念。
    8月11日,本是轻松舒畅的一天。会议安排与会代表畅游云南风景名胜泸沽湖,考察民俗文化、领略女儿国摩梭风情。清早,梅松公非常兴奋地带着“中华简氏宗谱续修委员会、中华简氏宗亲会,云南参会、恳亲、观光代表”布标出发,在泸沽湖与宗亲们留影,并兴致勃勃地说这次会议后勤工作最辛苦,从泸沽湖回来,要拿着这布标与做后勤工作的简氏宗亲们留影纪念。多么周全的计划,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返程途中突遭车祸,车中五人,除简小泉轻微擦伤外,简梅松、简斌全、简永龙和车主简传琳四人皆是重伤。车祸事故,一切都成了留作传闻的后话。
        8月12日一早,宁蒗县医院派救护车和医护人员将梅松先生、简斌全、简永龙送到丽江市人民医院救治,简小泉随车守护梅松公。宁蒗简氏家族抽出10多人跟到丽江,听从简婉婷(传瑜)、简远琼孃侄的安排,负责照料。14日夜,梅松先生的病情急剧恶化,立即送重症急救室抢救。从他受伤时起我和老伴就一直守在身旁。终因抢救无效,15日中午12:30时,驾鹤西去!
        中华简氏文化巨星陨落玉龙雪山下,简梅松先生罹难噩耗惊传,震动了天下简氏。一时间唁电唁信如雪片般飞来:中国总装备部正军职、党组成员、简仕龙将军在得知噩耗,第一时间就发来唁电;中华简氏宗亲会名誉会长、原中山市常务副市长简庆华老人;中华简氏宗谱续修委员会主任简祖亮先生;香港简氏宗亲会会长简树秋宗长;台湾简氏宗亲会第一届理事长、现任名誉理事长简明勇宗长;台湾简氏宗亲会现任理事长简进科先生;云南、贵州、四川、重庆、湖北、湖南、安徽、浙江、江苏、上海、河南、河北、江西、广东、广西、海南、福建、辽宁、甘肃、宁夏、陕西、山东……等地的宗亲会及宗亲们,纷纷发来慰问信、唁电,各大简氏门户网站、简氏QQ群都举行隆重而盛大的悼念活动,缅怀为天下简氏大同而献身的中华简氏的先行者梅松先生,凡华夏有简氏聚居的地方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
    简氏家族是伟大的家族,简斌全不愧是巨星梅松先生的长子,简氏翘楚,高境界,高素质,以惊人的毅力和气魄,慎重、冷静、深谋远虑,处惊不乱,宽宏大度,通情达理,周全稳妥地考虑和处理眼前的态势。鉴于诸多原因,后事只能草率从略,简单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16日晚,简梅松先生的亲属及子女简双全、简小泉、简又红、於爱珍;尤为感人的是在江阴基地工作的简春梅、张刘夫妇,得知噩耗,不远千里赶来丽江,参加悼念活动,送他们心目中的爷爷梅松公最后一程;简贵琰代表中华简宗亲会主任简康晖和简永龙长子简昌宇从荆州赶来,简华兴从文山、昭通市永善县在大理工作的简赫宗亲深夜从大理赶来丽江,参加悼念活动。
        17日上午,简梅松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丽江市古城区殡仪馆吊唁厅举行。由中华简氏宗亲会第一常务副会长简贵琰先生主持,在云南简氏宗亲会、宁蒗简氏宗亲会的鼎力承办下,简梅松先生的亲属及子女简斌全、简双全、简小泉、简又红、於爱珍;简永龙之子简昌宇;世孙简春梅、张刘夫妇;简赫及丽江的简氏族人和亲友:简良开、简秀李、简传宗,王红艳,简传银、简良仁,简良红、焦凤仙,简传文、田应芳,俞向前、简良春,简良祥、李树仙,彭德军,简传喜、李倩文,简传仙、朱俊男,简远琼、张世平,和向远,简传江、简传芝、简传艳、简靖杰、简远熙、简远洁、简远荣、简熔、简菲等一百多位宗亲参与。梅松先生的遗体在丽江火化后,8月18日其灵骨由子女及亲属护送回荆州。
        10月中旬,简斌全伤未痊愈便急于出院回去处理事务;简良仁将病情有所好转,但行动还很艰难的永龙公接到他家中调养。11月1日,斌全公偕永龙三弟简永标重返宁蒗料理善后事宜并接永龙公回荆州,只因诸事不顺,周折颇多,耽搁了十天。我和老伴也从永胜回到宁蒗陪同他们十日。这家族亲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斌全、永龙他们临别,特给简良仁、简传银叔侄惠赠了对宁蒗简氏家族高度评价和赞誉的锦旗:“荆湖滇云一家亲,宁蒗简氏传天下”;“德泽四方,仁盖天下——中华简氏衷心铭感”。简斌全、简永龙叔侄在丽江住院期间,宁蒗简氏家族主要由在丽江机场工作的简婉婷和在丽江疾控中心工作的简远琼俩孃侄守护照应。简婉婷、简远琼与简斌全、简永龙同辈。充分体现滇云、荆楚一家亲。简婉婷曾对简斌全说,将来她找到意中人,配对成亲时,请斌全大哥来做客。简斌全自然爽快应成:“一定来恭贺!”
        中华简氏“两会”联名荆楚简氏“两会”,为祭奠梅松先生的英灵,缅怀他的丰功伟绩,统领中华简氏宗亲建立简梅松先生纪念碑。
    2014年4月19日,中华简氏一届四会议暨简梅松先生纪念碑落成祭奠仪式在荆州举行。前来参加祭奠的有15个省市140多位简氏宗亲。其中云南代表10人,我们兄妹叔侄8人:简良开、简秀李、简良娣、简良英、简良珍、简良仁、简传文、简婉婷,以及82岁高龄的云南续谱先行者简长翰和简赫两位宗长。各位宗亲邂逅重逢,互相问候,情真意切,格外亲热。
        20日上午,云南代表中简长翰、简良仁和简传文叔侄因有急事先行离去,我们兄妹以及简婉婷和简赫七人尚在荆州逗留。梅松先生遗孀於爱珍、女儿简又红领着我们参观游览荆州博物馆,与我们叙谈家常。
        梅松先生纪念碑落成祭奠之后,我想要再次去祭拜,以表愧疚之意,以伸缅怀崇敬之情。2017年11月6日,我和老伴简秀李、胞妹简良娣代表云南、丽江、宁蒗简氏宗亲,由简斌全、简仕江引领到雍公文化园梅松先生纪念碑前祭拜。荆州西湖梅松先生弟弟简登玉、侄孙简永举、简永标等宗亲在纪念碑前热情接待。宗亲们向我们介绍眼前这片热土的美好前景。荆州沙市区岑河镇决定将西湖村开辟为雍公文化园,扩建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里将成为荆州一道亮丽风景,海内外简氏宗亲观光瞻仰、向往凭吊祭奠圣地,梅松先生的名字和他的业绩将流芳百世,永远传颂!
        2018年10月,简又红夫妇到宁蒗看望重症住院治疗的简良英。当时说好顺便来永胜走走,后因事来改变了行程。
        2019年春节前夕,堂弟简良仁给我来电话说,订于2月20日(正月十六)为女儿简婉婷举行婚礼。邀请我们前往做客,并说简斌全主编也来。同时讲到女婿陶旭是江苏人,当兵的,与简春梅老公同乡而且在一个部队,是简春梅的红娘。斌全主编曾同我联系过,到时面叙。
        简斌全主编则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五年前突遇车祸,梅松公羽化登仙。云南丽江简氏宗亲给予全力抢救,和善后的妥善安排。一行受伤人员在丽江的治疗当中,简良仁和他女儿简婉婷全身心的投入,无微不至,让人感动。后来,梅松先生的纪念碑落成大典,良仁及女儿婉婷又亲临荆州祭奠。这几年来,同云南丽江的简氏宗亲,亲如一家,往来热络。简斌全主编乘恭贺简婉婷新婚的机会特地安排时要到永胜来看望我们一家,顺便走访大理、昆明等处宗亲,了却夙愿。
        2019年2月17日晚上,简斌全乘飞机在凌晨2时抵丽江,由我侄子简传文接待,次日,乘传文次子简远林的车一同到宁蒗简良仁家,参加他女儿简婉婷的婚礼。19日元宵节,婉婷婚礼的第一天,晚上有摩梭女锅庄舞会助兴,很热闹。简又红和她老公从北京赶来参加婚礼。20曰婚礼正期。21日经简良仁热情挽留,在宁蒗待了一天。
        22日,由简良英次子彭德文开车将简斌全及其妹妹简又红、妹婿从宁蒗送到丽江,简又红夫妇返北京。
        23日,彭德文驾车把简斌全从丽江送来永胜,看望我们一家。其间虽只100公里路程,然从金沙江大峡谷盘旋上下就有60公里,山高坡陡弯多路窄,给人一种行走刀刃的惊险感。越过金安桥,进入永胜境内,顺金沙江支流五郎河峡谷而上到五郎坪,眼前豁然开朗,大山谷底舒展出一块宽阔平坦的大坝三川。经三川坝至盟川桥,再向东翻越城关坡便是永胜县城。中午12点抵永胜县城我家中。午饭后我领着斌全往滇西胜境灵源箐游览,灵源箐尤以宋代世守高氏镌刻唐吴道子的水月观音像闻名。游山下来,又带他去领略体现永胜边屯文化标识的“澜沧卫”城四道城门仿古牌坊。        
        2月24日,由我儿子简传宗驾车,我和老伴陪同领着简斌全前往游览参观我创立的文化品牌载体实证景点,“中国永胜•云南边屯文化博物馆”、“毛泽东祖先纪念园”、“永胜毛氏宗祠”。从三川梁官向南经哨垭口进黑坞,沿程海西路,到程海凤羽毛家湾游览。随后,我们带领简斌全走访永胜清水古镇宗亲简玉荣家,我们与简玉荣和老伴汤绍珍、儿子简新、孙女简自玲留影。在简玉荣家用过晚餐,围绕体现边屯文化实证的永胜第一村——清水古镇转了一转,在明代建筑迎祥祠一侧的东岳庙前观赏留影,尔后从祥永路返回县城。
        我的三大文化品牌,还有他留民俗博物馆。惜乎,他留山区,因行程不太方便,山高坡陡,路况较差,况且初春山野枯萎荒凉,满目潇疏,未能引领斌全公前往,一识庐山面目,有点遗憾。
        25日,我们送别斌全公,继而斌全公相继看望、寻访大理、昆明和贵州宗亲。斌全主编此次云南、贵州之行,耗时之长、经历之广、获益之丰,详见其佳作《2019年春滇黔访宗录》。
        呵,滇云荆楚,同源共祖;宗缘情深,刻骨铭心!
        而今,简梅松先生已辞世七年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闪现在脑际。梅松先生写史作通志,为英烈留名,给前贤作传;他璀璨辉煌的一生,润泽千秋!故人已乘黄鹤去,存者理当述年知,既是告慰逝者之灵,更是勉励后昆之志。
        年年今日,全国简氏以各种方式、各种途径纪念简梅松先生。敝人认为,用实际行动纪念梅松先生就是一种很重要,很有效的纪念方式。
        第一,自觉使用88字派,汇聚大同旗帜下。
        简梅松先生以他的聪明睿智,确定用88字派一统天下简氏。当然,使用统一字派是对已理清根藤世系,纂有宗谱、字派而言,没有宗谱,对祖籍来历,始祖和世系不清或无所知之者则无从谈起。这就促使尚待续修族谱、理清祖源根藤脉络、世系和字派的家族提高意识,增强紧迫感。从目前情况看,已厘清根藤世系的支房对统一字派也还有个认识理解和接受使用的过程。为尽快缩短这个过程,应需加大宣传力度,提高族人认识,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已办身份证的,在使用老字派取名的同时,用统一字派定字号。尚未取名和新出生人口可用统一字派取名,但辈分一定要对准,不得随心所欲,乱了套。
        第二,尽早完成《简氏通志》全书,使其宏篇巨著亮丽于世。
        简梅松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地拼搏,奔波,求索出用《简氏通志》作载体,划分中华简氏12大支,编纂12大卷,把简氏宗族组织起来,把宗心凝聚起来。《简氏通志》已出版七卷,尚有五卷让族人拭目以待。中华简氏“两会”与中华简姓总会融为一体,在中华简姓总会领导下统一开展各项家族事宜。中华简氏高层已形成新格局,面对新形势,就要有新气象,新成就。积极参与、支持,编纂出版余下五卷《简氏通志》。实现简梅松先生的夙愿,完成《简氏通志》十二大卷的梦想。
        第三,守住园地,办好刊物。
       《简氏通讯》是简梅先生创刊,简斌全主编的简氏宗族的公益性刊物。她在向族人系统介绍家族历史及现状,弘扬家族美德,传承家族优良作风,激励族人奋发向上,联系和团结族人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获得了广大族人的信赖,成了族人的贴心刊物。十余年来,历尽艰辛,高成本运作,亦难以为继。期望简氏家族宗亲应视《简氏通讯》为家书一般珍惜。踴跃订阅,竞相传看;宗亲理事会领导个个带头,以身示范;宗亲们要密切关注,踴跃投稿,热情传诵。同时也希望广大的简氏宗亲爱护、关心、支持,积极订阅和赞助这份百家姓中举世无双的家族公益刊物!
        第四,支持助力出版《简氏通讯珍藏版》。
       《简氏通讯》创刊十余年间刊发了的原创文献,或许比简氏得姓以来文献的总和还要多。文献从来难聚易散,如不能汇集成书,一旦散失,千古难追。2018年9月10日,简氏通志文化工作室《简氏通讯》主编简斌全,向中华简姓总会提交了《关于编纂出版〈简氏通讯10年珍藏版〉的报告与请示》。
    编纂出版《简氏通讯十年珍藏版》具有重要的珍藏研究价值,意义深远,很有必要。我们认为,此报告表达了众多简姓族人的共识和心声,诚请总会予以重视和采纳,并放在重要工作日程,适时启动;请总会加强领导,统筹安排;请总会号召,加大宣传力度,各级宗亲会的领导率先带头订购,以带动广大宗亲积极订购。祝愿《简氏通讯10年珍藏版》早日问世。
        第五,发展宗族经济,实现以文养文。
        简梅松先生在编纂出版《简氏通志》的同时,用心筹划创办简氏宗族企业,发展壮大宗族经济实力。他大声疾呼,不能长此以往地遇事就要宗亲捐款!这成了梅松先生的遗愿。中华简姓宗亲总会继承遗志,2018年12月一届二次全国简姓代表大会上响亮提出:完成《简氏通志》余卷,建设中华简氏网络商城平台。只有建设好商城平台,发展好简姓宗族经济,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才能更好地为公益事业服务,成为《简氏通志》文化工作室和《简氏通讯》编辑部的坚强后盾。     
    在简梅松先生为族牺牲七周年纪念日,呼吁简氏宗亲,纪念简梅松先生,用实际作为,实在担当,作为最光亮的纪念。
                            
                             雍公55世 永康公19世 简良开(安毫)
                                                                      
                                            2020年8月15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网上签到语 / 日出东方一片红,开心快乐送开公。朝朝福气朝朝享,岁岁平安岁岁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0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1081

    主题

    2317

    帖子

    40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028646
    发表于 2020-8-3 10: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承公,谢谢!
    日出东方一片金,丢掉烦恼寻开心。健康快乐送给你,友谊花开万年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