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299|回复: 0

简良开先生自传《成就梦想》--连载(35)第五部:渐臻至善 自我慰藉 第一章7--9节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6:01
  • 签到天数: 213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4132

    主题

    7491

    帖子

    40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乐呵呵

    Rank: 8Rank: 8

    积分
    4075236
    发表于 2021-2-25 10: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简恩承 于 2021-2-25 19:04 编辑




                                                     第七节  面壁自省
           回顾我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数十年间始终坚持早晨06:30起床,晚上23:30就寝;一日三餐,习惯天成;五谷杂粮,山茅野菜、荤素肥瘦,搭配兼顾,酸辣苦甜麻咸,有啥吃啥,从不挑剔。工作严谨务实,厌恶虚浮夸张;毕生好学,孜孜不倦;执着探索,致力笔耕;温然处世,坦诚待人;为国为民,尽心尽力。尽管荆棘载途,筚路篮缕,苍天对我还是公平的。心想事成,业绩昭彰,成就辉煌,有目共睹。“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面壁静思,不尽如意之处还不少。
           1、严于律己,低调做人。我是贫苦农民的儿子,艰苦朴素过日子养成习惯,衣食住行从不讲究,不显阔气不攀比,过得去就行,很随便。对富豪不羡慕,不眼红。有人认为俗气,我不计较。我过惯了苦日子,经济不宽裕,生活克勤克俭,深知向别人借钱难,也不随便向外人借钱,一旦借了钱,欠债心里就不自在,想办法赶紧还,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俗话说“好借好还,再借不难”,自己不宽裕,既无钱也不愿借钱给别人。这也好,老来轻松自得,我不欠人,人不欠我。
           2、不善言辞,懒予答辩。我口齿不伶俐,不善答辩,纵有不同意见,只要表明自己的立场观点,辩明是非就行。言辞简练,点到为止。特别是在人多的场合,决不去显能耐,高谈阔论,抢风头,辩个面红耳赤。对于别人的无理取闹,强词夺理,讽刺讥笑,则忍让之。忍让,不是软弱,而是心胸开阔,宽宏大度。
           我年轻时说话做事过于执,讲原则刚直不阿,机动灵活性差,不会拐弯抹角,不善变通应酬,无形中得罪了上级或同事,成了他们的“烫手山芋”,响应自然刻薄冷漠。我在主持文联、报社工作期间如履薄冰,步履维艰,是上天的有意安排,必然承受的折磨。经历多了,学识丰富了,人也学乖了,把握分寸了。后来,我在好多时候显得沉默寡言,更显得“温然处世,和谐待人”。我常说:小凉山走出的汉子,山的风韵,山的气质。
           3、执着可贵,大智若愚。我的《带伤的玉麒麟》称之为滇西北第一部严肃小说,从构思创作到出版整整十年,花的功夫未免太大操作的时间太长。云南人民出版社编辑肖荣说,你的思维不是很敏捷,而是你执着精神很可贵,认准目标,执着追求,不改初衷,严谨求索。的确,我自己觉得很笨,艺术细胞不发达,一个简单的事苦苦思索还弄不明白。一旦认准的事,便追求到底,决不放弃。我一生都在爬格子,搞摄影,但我的文笔不算很好,深沉有余,活泼不足,只能说是一般,所不同的是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稳重老道,科学严谨,对所发表的著作是经得起推敲的,自认为没有笔误。至于文章中偶有个别字句差错或遗误,在所难免。
           退休后妻子儿女们鉴于我有些痴呆,为我的人身安全着想,就不让再骑自行车、三轮车,更不会让我学开汽车了。
           4、安于清贫,无力致富。自我小学时为买纸订作业本卖鸡蛋被骗后再也没卖过东西。也许是智商愚笨,从来不会经商做生意。说到经济收入,除了工资,没有别的来源。至于知识效益,这里可把帐目公开:小说《带伤的玉麒麟》,稿酬1900元;专着《神秘的他留人》、《从永胜到韶山》,稿酬按版税率8%计算,分别为8000元和14000元;《边屯之光》稿酬10000元。合计33900元包括个人所得税。
           我的三部专着由国家公开出版,上市的文献作品,但在滇西北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书店见不到,令人不可思议。汤立功、陈世雄等老友动员我,到各个县区找人代销。我与丽江新华书店联系,他们回答:先拿5本来看看,代销提成是30%。就以定价最高的《边屯之光》为例,单价48元,因我是作者,以四六开计,销售提成40%,代销者提成30%,我仅有10%。我在想5本书,单价48x5=240一30%(72元)=168元。那么240一40%(96)=144元,就是说5本书总计240元,我交回出版社60%144元,我应得95元,要支付给代销者72元,我实际只得24元。而永胜到丽江的往返车费50元,若在那里住宿、吃饭,这开销可想而知,我还值得去跑吗?我这大年纪,不必去自找麻烦。既然请人代销不划算,我干脆把书提到家里放着,如有的单位或个人需要的到家里来购买,若要报帐,我到国税局请代开发票,既实惠又减少了麻烦。
           至于平时所发新闻和文艺作品稿酬,每篇(件)都只是几十元或百把元。这点额外收入,算得了什么,微乎其微,可社会上有些人误认为我成了富翁,眼红起来,到处拨弄是非,我未免恼火,以发一首在QQ上:
           呕心沥血创品牌,人们以为发了财。
           布衣寒士空如也,悲壮一生惟感慨。
           网友看了,都同情我,发来信息支持。这里转载几则。青年艺友杨艳芹玉泉:“简老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呢,有识之士永远铭记。有的以为个人发了财,其实是俗人之见!你研究的成果是永远闪光的,是无价之宝,金钱不是衡量伟大意义的标准。”
           丽江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博士导师杨林军:“后世自有公道评说,公心者,心安无悔!祝福简老安康!”
    好友张顺彩曾多次向我说,假如我有两百万,就可以当老板干展馆建公司,建立永胜文化宣传平台,搞产业。但是自古文人多清贫,我们没有资金来源,哪怕有美好的行之有效的计划,也只能望而叹息!两百万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无异于白日做梦,画饼充饥,既然如此又何必去做梦去画饼呢?
           5、恰到好处,适可而止。我的《神秘的他留人》、《边屯之光》出版后,文友们动员我改写成纪录片、电视剧或电影片,与政界、企业家、影视界联系,走上影视殿堂。我何曾没指望过呢?我曾写过电影剧本,也写过《毛泽东祖先传略》宣传画解说词、电视纪录片文稿;崔再娟女士写过《他留女人》电视连续剧本、电视故事,都因未能找到赞助商而搁浅。既然是清贫者,与善财菩萨无缘,而我所要做的事也已做到位,并发挥了应有作用,又何必去企求善财菩萨?!我是人,不愿去求神,更不愿让神来愚弄人。
           6、记事不记人,重旧薄新。我专注研究历史文化多年形成怪脾,讲若干历史事件,我都记忆犹新,讲到人就记不得那么多了。历史上有重大影响的人物或与我研究相关联的还记得清楚,关联不大或者接触时间短促的人物,则转身就记不起来了。我青少年时的人和事、常来常往的亲戚朋友而外,其余就不好说了,一般交往者见面几分钟乃至个把小时者,邂逅重逢便是陌生,反映不过来。加之我花甲以后,思维老化,反应迟钝,引起不少人甚至是好心人的误解,或反感。只有恳请人家鉴谅。这多年来夫人与我形影不离,随时提醒我包摊我,说人家与你打招呼,你却不理人家,给人的感觉是你名气大了,自高自傲,很不礼貌,要改。我无法解释,只好让人说去。原永胜县委常委宣部长乐文鹤女士曾灰谐地说“简老师是只记死人,不记活人”。这确也是实情。
           7、年逾古稀,力不从心。
    我花甲之年患脑血栓,险些丧命,或者瘫痪,或者带后遗症脚颠、头摇、手抖,口齿不清。我却是奇迹,康复如初!当时轰动了整个医院,医护人员和病人及家属们都说:“简老师研究毛主席家的事,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啊!”
    一晃十年,在这十年间我完成三部专着、三篇经典论文;个人奋斗变为政界行为,架起了联通云南永胜与湖南韶山、江西吉水三省地毛氏联谊桥梁,树立毛氏文化、他留文化、边屯文化里程碑;建成“中国永胜·云南边屯文化博物馆”、毛泽东祖先纪念园、他留民俗博物馆三大文化品牌载体;永胜文化旅游从零升温,开始走热……这十年间,我很辛苦、很忙、很累,却也获得名誉上的高档回报:“活字典”、“国宝级人物”。算是功德圆满,该歇歇啦!
           近几年来应曾必贵、方学弼、冯如道、高汝宽、李杰、杨尚志、徐旭、杜伟、汤立志、施禄益、刘作武、陈源等诸位老艺友之约,参加永胜县老干部诗书画协会,列为理事,经常开展一些活动,也算老有所乐、老有所为。我对古典诗词一般水平,不善咏诗作赋。对书法美术,是门外汉,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2017年9月出版发行的永胜县老干部诗书画协会成立二十周年纪念册《沧阳墨韵》,榜列条目,也是欣慰。
           虽然这十多年来病魔缠身,生命几次轮回,身体能够康复如初。但长期服药,约物的副作用对身体影响不可忽视,加之随着年龄增大,明显的感觉智力衰退,记忆力下降,语言组织非常困难。精力有限,适可而止。至于有生之年能再撰写一些有民族文化研究价值的东西也是好事,作为一件轻松的精神生活,能写则写,不能写时也不勉强。
    我的爱好不多,擅长爬山涉水,穿林过箐,越野漫步,登高望远。
           8、未竟之宜,叹为观止。
           说到颐养天年。我想到德高望重的三位长者。
           一是革命老人谭碧波。他是永胜县人,早年抗日战争时期赴延安革命征程,参加过延安文艺座谈会,从事文艺创作和宣传工作,任过文工团团长,剧作家。解放后回云南一直在省文联工作,原是云南省文联秘书长,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1993年8月6日,我到昆明出差,前去拜访年界八旬的谭碧波老先生,他对我早有耳闻,此时得见,真有相识恨晚之感,他特地赠送革命回忆录《峥嵘岁月》初版。1995年8月,谭老的革命回忆录正式出版,他托他的侄孙女和侄孙婿郭平带回500本送给家乡各界人士。郭平是跑昆明班车驾驶员,把郭老夫妇一起带回永胜。县里安排文化馆刘汝璋、熊子仁、文管所长张顺彩等人负责接待,我也参与接待。谭老来到永胜首先会见老友田良彬,他崇敬的已故才女、民国时任边疆宣慰团团长、少将高玉柱的侄子高峰,将高峰也请来,向县政府建议,高玉柱是爱国诗人,滇西才女。政府应为其立碑,永胜财政拮据,可模仿丽江石鼓的做法,在灵源箐口观涛亭一侧建个亭,将碑立在亭中,这样可行。高峰说高玉柱原碑柱他保存着,若政府建新碑,他可捐献出来。
           那天,我们陪谭老夫妇游览灵源箐,他们请谭老题写“慈云坊”和寺内匾牌。那天下午,永胜县委书记刘自林设宴款待谭碧波夫妇。谭老为灵源箐题写了楹联“风从南海来,景贯北胜州”和“慈云坊”匾牌书样。不知交给谁来料理,想去想来就交到我手里,我如实转呈给文管所,后来那副楹联由老干部诗书画协会的高体运、汤立功、方学弼等人出资雕刻后悬挂在灵源箐内;而“慈云坊”匾牌则一直束之高阁。
           对这样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我非常仰慕尊敬,每次上昆明都要去看望。2006年5月初,我上昆明办事,趁机会去看望谭老,他托我转告永胜县文化局,他的那些藏书留着也没什么用了,还是捐献给永胜县为好,请他们去几个人帮忙清理了拉回来,分发给各个文化站。我回来如实向文化局作了汇报,局里照办了。2008年5月8日我携夫和女儿简传倩、刚满周岁的外孙女陈亮希前去看望拜访95岁高寿的革命老人谭碧波夫妇。他家住在省文联职工区四楼,俩老互相照应,每天拄着拐杖上楼下楼,到翠湖公园散步、漫游,练习泰极拳。2012年6月5日,省剧协秘书长周丽琴女士陪同我们夫妇看望拜访谭碧波老先生,赠送他我的专着《边屯之光》,祝福他百岁寿庆。谭老先生依然精神矍乐,头脑清醒,而且健谈,与我交谈他留人的族源、婚俗、民居建筑、碑林文化等问题,特意留我们与他在家里共进午餐。
           2017年11月,105岁的谭碧波老先生与世长辞。他是我熟悉、崇敬的寿延最长的老人。他赠送我革命回忆录时,托我写一篇读后感。书我是认真阅读了,对他革命的一生肃然起敬,但却思维很乱,始终没有兑现,一直耿耿于怀。我一想到谭老,就感到未了之情的歉意和内疚。
           二是我的亲堂大哥、族长简良才。简良才九岁时曾被黑彝掳上凉山为奴,受尽折磨。二十岁时凭过人的聪明才智,逃出火坑,回归故里。一生躬耕,勤劳传家。虽未读过书,但不失为族中魁首,见识广博,智商较高,深谋远虑,谙熟韬略,明思善断。既是农耕的好手,又是经营的行家。持家有道,教子有方。膝下三男三女,一个研究生博士,三个大专,两个中专,长子为正处级领导。他是族中公益事业的热心人,族中重大事务、均让他拿主张。四乡邻里,族人无不景仰称奇。
           2013年8月10日,在宁蒗召开的有全国各省地知名人士参加的云南简氏第二次代表大会,族长简良才在会上讲话,87岁高龄老人,耳聪目明,神思依然。声如洪钟,铿锵有力,虽目不识丁,但智商超群,思维敏捷,讲起家族历史脉络,井然有序,顺理成章,博得全场掌声经久不息。
           三是习应玄老先生。习应玄老先生历任中学教师、校长、永胜县政协副主席等职,离休后攻文史和书法美术,对地方文史造诣颇深,我们既是忘年交,又曾同事,县文联成立时与我一起创办文艺刊物《程海》,共事多年。引领着我深入研究、挖掘、开发一方历史文化。晚年依然孜孜不倦地学习创作,教我学计算机用手写板操作。我在撰写《边屯之光》一书时,习应玄老先生对我说,他童年时曾以姻亲关系在高土司家生活过几年,虽然七十多年过去,但对古老讲究,气势恢宏的土司府还记忆犹新,专门为我绘制了《北胜府署示意图》,对我写作深受帮助。再就“江西填湖广”这一史实民间流传了六个世纪,众说纷纭,各种各样,都是一知半解,甚至道听途说,信口雌黄,似是而非,确切的事谁也说不清。我就务必要打破沙锅璺到底。我先查到《湖南通志》中江西填湖广的因由及实况的记载,在2010年5月5日,我揩老伴三访祖籍地江西新余,在新华书店看到《江西通史》,我拿起明代卷翻到86--97页,上面有明王朝实施“江西填湖广”政策和措施的专门记载,是重要的史实证据,我要买那本。但书店服务员说要买就是全套,单独一本不卖。全套共11卷。我没必要购买全套。我只要抄录或复印那卷中的10余页,可是都不行。我没办法,只好把那几页的页码、文字标题记录下来。回到昆明,我找到习应玄老先生,我把写好的那贴字拿给他,委托他,请他女婿、时任云南省图书馆馆长的李友仁先生帮忙与江西省图书馆联系,把那几页复印了寄来。习应玄父子说话做事都上心,说到做到,在一星期内我就收到了这手资料。这一史实便完整清楚了,使此书做到至臻至善,让人感激涕零。2017年春,87岁高龄的习老在子女们的陪护下到省市县搞巡回书画展,“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生命不息,笔耕不辍。
           此三位长者均是我的榜样,从他们身上获益多多,与之相较,自愧差距甚远,对我是有力的鞭策与激励!
           我经常思忖,在异地一生奋斗,为国家为人民作出了我应有的贡献,可是我又能为家乡做点什么呢?要有所表示那就要投资,而我充其量仅仅是个精神富有者,叹息啊,两袖清风,一撂书籍,却是物质上的贫困者,窘于无奈而愧疚,心有余而力不足。1981年9月,宁蒗彝族自治县举行规模空前的庆祝成立二十五周年活动。我应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周瑛之约,也为缅怀我大哥简良发以及为所有保家卫国,保卫胜利果实,在平息凉山土匪叛乱的战斗中英勇献身的军民英烈,写了《凉山颂》、《佳节悼亲人》两首诗。此诗收入专集出版。我编著的族谱和品版专着,赠送给家族每户一套,以及县委、政府办公室、图书馆和相关部门存阅。
           2017年3月19日,我陪同原《宾川报》总编,退休老友李继云到他留山游览,他说你就是当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伟大。随后,他给我发来微信曰:
           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一是我们有缘;二是佛祖保佑;三,看来就是一生积德,毛泽东主席保佑;他留人祖先保佑;边屯将士英灵护佑的结果。你我都要顶礼膜拜,感谢四面八方神灵护佑。感恩戴德,平安健康快乐!
           同年3月21日晚上,老友柳荫女士给发来微信:
           简老师不要认为自己得不到公道哦,我觉得县里非常重视您,凡重要事都请您到场的。您的研究成果和著作被使用、转载、摘录,等等,都说明是有用的,也是对您的肯定啊。所以您还是要继续宽宏大量。
           近日在网上见到一句名言,感觉很好,就是:“精神上大富  金钱上小穷”。我想永胜文艺圈里的多数人都属于这个类型吧?
          我的理解,小穷应该是指还有没实现的人生目标,还需要攀登。简老师的人生目标都已实现了,不能称小穷了吧?
          我回复道:“总的说社会、公众对我是公道的,我很满意,很欣慰。感谢永胜文艺圈的各位朋友对我的关爱!”
    丽江边屯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原丽江师院退休教授何守伦发来微信:“简老功德无量,祝您健康长寿!”
    原梁官中学退休教师杨学韬曰:
        “简老师乃永胜文坛泰斗,对于永胜文化及其永胜边屯文化开拓性的执着的系统的研究,是史诗性的,他人不可替代的!简老付出毕生精力有了巨大成就,此生值也!
      学韬借此平台给简老一万个赞! ”
           著名作家、诗人、云南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副会长、莫逆老友毛诗奇给我发来信息:“良开兄几次大难重生,福大命大,应该庆贺!望颐养天年,别再劳神,您的贡献已足矣,应该自慰,轻微走动,少读不写,多多保重。”


                                                                     
           2017年8月6日,简良开与老伴(中)金婚志庆,左长女简传颖、右次女简传倩;后排左至右婿石青乔,,孙女简远航,子简传宗,孙简远玺,媳王红艳。

                                                    第八节   金婚誌禧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不知不觉间,我与夫人成亲已有五十周年,半个世纪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白头偕老,的确值得禧庆。加之长女简瑜颖离异后,单身生活快二十年,也应该成家,有个归宿,前些年到海南、广州谋生。在广州碰上好
    助人为乐的简佬贰、简细柏宗亲,牵线搭桥,撮合下,也是姻缘所至,与同病相怜的石青乔先生相识,情投意合,结为
    伴侣,确定回家办婚礼。2017年8月6日,我和夫人在上水山庄举行金婚喜庆暨长女简瑜颖与石青乔续缘完婚的“双
    庆”活动。天意巧合,简佬贰、简细柏宗亲前来丽江一游,光临寒舍,恭贺禧庆。我的同胞二哥简良吉,妹妹简良娣和
    她女儿李燕、女婿熊献宏、孙子李晨宇特地从宁蒗老家赶来庆喜。
           禧庆活动邀请参庆人员,我们和儿女们的同事、亲戚朋友208人。
           家在大理下关的老战友石钟才闻讯,以表挚意,特作诗以贺:
                           恭贺二简金婚
            傲骨铮铮友良开, 不凡人生走过来。
            聪慧勤奋忙笔耕, 谱绘伟人响天外。
            妻贤儿孙个个帅, 家兴业就尽开怀。
            桂月秋高庆金婚, 众友恭禧举家拜!
              祝:金婚幸福快乐!
                挚兄:    石钟才贺
           中华简氏宗亲会、中华简氏宗谱续修委员会秘书长、中华简网执行主编简恩承来信祝贺:
           开老,您好!悉二老金婚,甚是仰慕,亦很开心!特题诗一首以恭贺祝福。呈上,请斧正。                                                         
                    祝贺良开秀丽二老金婚
           相濡以沫到金婚,不忘初心守本真。
           执笔扛枪忠国事,相夫教子计家门。
           儿孙绕膝天伦乐,挚友登堂故谊新。
           平淡一生多贡献,期颐必达又青春。
                    简恩承(尊农)敬贺
           在5、6、7三天,我们夫妇带领二哥和妹妹一家,以及大女儿简传颖、女婿石青乔和广州宗亲简佬贰、简细柏相继游览滇西胜迹灵源箐、中国永胜•云南边屯文化博物馆、毛泽东祖先纪念园,沿程海西路周游一圈。
                   我思忖一首,以示志禧:
           相濡以沫度岁月,夫妻恩爱五十春。
           口角磕碰寻常事,淬火纯真情更深。
           回首足迹堪欣慰,同心协力振家声。
           儿孙绕膝门庭禧,感恩亲朋贺志庆。
                                                                                     
           左至右广州宗亲简佬贰、女婿石青乔、胞兄简良吉,侄女李燕、胞妹简良娣、侄孙李晨宇、毛泽东特型杨立达,侄女婿熊向红,简良开夫妇,广州宗亲简细柏,长女简传颖在边屯文化博物馆留影。

                                                                      第九节   温馨之家

           我落籍永胜,苦心经营的这个家,勤劳节俭,磊落清贫,遵纪守法,温饱有余。有住宅一院,庭院式,钢混建筑二层半12间,占地面积190.03平方米,建筑面积252.62平方米,有一个50平方米适中的天井。虽不尽如意,却也温馨幸福,和睦美满。我为乡科级正职,退休以后工资逐步有所增加,至2018年1月起为6229元,与16年前退休时相比增长4﹒6倍,与50年前从军时月薪水6元相较,天壤之别。夫人的工资总额:2400元。
           老伴与新中国同龄, 2月生,由于家庭困境,生活波折大,只读过小学三年级,过早地担起操持家庭担子。14岁走上工作岗位,先在顺州当临时工,随后到涛源供销社工作。在食馆服务八年,练得一手好烹调;1972年调入城关供销社,直到退休。是个女强人,工作细致,业务精益求精,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扎实稳重,未出过大的差错,多次衩评为先进职工,受到嘉奖。为人处世贤慧善良,勤劳纯朴。脾气固执,唯我为是,不是也是,是也不是。纠结于梦。考虑问题直爽,思维单纯,对别人追求事物的完整系统性不理解。好唠叨一些鸡毛蒜皮的陈年旧事。刀子嘴,豆腐心,是个难得的贤妻良母,与老伴一生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相依为命。操持家务,精打细算。在自家屋顶上开辟一隅菜地,放心蔬菜基本自给。娴熟烹调,荤素搭配,营养调节,津津有味。励行节约,一瓢水、一度电都抠着用,管的很紧;家居卫生十分讲究,外出回来进屋首先在坎沿上发现有脚印就立即拖扫清除;对老伴关心细致,体贴入微,穿件衣服怎么才得体,服药、服保健品怎么才合适,颇有心肠。
           三个儿女都已成才,各有归业,各有建树,后贤鹊起,门第增辉。长女瑜颖,1968年6月生,初中毕业后考工,先后在五郎河电厂、桥头河电厂工作,后来买断工龄,自谋职业。其夫杨洋,永胜顺州乡人,离异。十数年后在广州谋业期间,经宗亲引线,与在广州务工的同病相怜、湖南株洲人石青乔缔结良缘,再婚。一女简远航,1996年7月生,大都由我们两老照料,长大成人,在昆明理工大深造,毕业后在昆务业。长子简传宗,1973年5月生,中专毕业,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工作;儿媳王红艳,1977年10月生,永北镇西南街社区人氏,在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永胜支公司工作,学历大专,中共党员;一子简远玺,2001年6月生,在校读书。儿子儿媳、孙子都在父母身边,我们老两扶助照料孙子简远玺读中学。次女简传倩,1976年10月生,中专毕业;女婿陈勇,1971年生,昆明人;一女陈亮希,2007年3月生,在校读书,他们三口之家,在昆明,温饱基本有保障。
           我们夫妻一生勤劳节俭,自力更生,白手起家,上敬高堂,下育儿女,弘扬祖德,丕振家声,营造了可以慰藉的家业,成为温饱有余,和睦美满之家。我们的三个子女都各自成家立业,早已分爨,而且养育儿女,为人父母。现我们已年近八旬,风烛残年。我们一生廉洁奉公,爱岗敬业,克尽职守,任劳任怨,两袖清风,一尘不染。经济来源单纯,仅靠微薄的工资收入维持生计,留给子女的只有知识财富,一宗居所即祖遗家庭房地产,为使现有的家庭房地产在我们百年之后,让儿女们顺利继承,各得其所,避免不该出现的不和谐,应适时办理祖遗分关。按《继承法》规定,权利和义务是同等并行的,按理三个子女都有分享继承祖遗房地产的权利,同时承担孝敬父母,赡养老人,送终归山的责任和义务。本着公平公正,合理合法原则,使同胞兄弟姊妹应互相尊重,互相体谅,理解包容,关心支持,团结和睦,和谐相处。尽量避免逞强凌弱,相互嫉妒,因小失大,发生不愉快的事,特立祖遗分关。由于长女在广州、次女在昆明另居一处,离父母较远,若逢险情急救,远水难解近渴,而长子一直守候在父母身旁,陪伴侍奉父母。从实际出发,此祖遗房地产只能由长子传宗继承。简瑜颖、简传倩两姐妹不能享受祖遗房地产,但可得到相应的经济补偿。简传宗给予姐姐和妹妹必要的合情合理的经济补偿。鉴于现时三个子女各自经济收入局限,手中并不宽裕的实际情况。父母慈爱所致,骨肉亲情,竭尽余力,对简传颖、简传倩姐妹予以相应的善助。
           此事在2019年春节前我们就与儿女们分别作了交谈商量,征求意见。儿女们亦都深明大义,通情达理,达成共识。春节前夕,长女长婿,孙女;次女次婿,外孙女相继从广州、昆明回来;和在家的儿子儿媳、孙子和我们二老,全家十一口,圆满团聚。除夕这天,大家心平气和地签署《祖遗分关》。老的语重心长,诱导启发小的;小的洗耳恭听,心悦诚服。全家兴高采烈,温馨和睦,过大年。的确是有口皆碑的温馨幸福,和谐美满之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早上,孙子来取电脑主机,交他父亲帮我重新安装系统。离开句容前用不成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