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884|回复: 0

贵州简洪忠发稿:附录1、2、3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02
  • 签到天数: 32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6570

    主题

    1万

    帖子

    41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乐呵呵

    Rank: 8Rank: 8

    积分
    4113998
    发表于 2023-11-25 18: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简恩承 于 2023-11-25 18:45 编辑



    附录一    贵州望谟宗亲德江寻根之旅
    —— 贵州  简洪忠
    在春夏之交,贵州望谟县里坛简氏分支、大受公后裔简洪忠、简洪恩,以及简波父子一行三代四人,从北盘江支流王母河驱车北上,朝着明清时期的思南府大堡所属德江、印江、思南三县方向进发,目的就是为了寻根问祖、考正源流、分清支系,找寻同宗家族,续上同宗血缘,希冀能将此行收获带给里坛简氏族人。
    古人云:水有源,树有根。寻根就是找祖源,缅怀先人,我房迁徙异乡,漂泊在外的简氏子孙梦回思南,能与思南的宗亲团聚,寻根的真谛就是寻找血缘关系的纽带,找到祖先繁衍支系,方可认祖归宗,继而续谱、修谱,使我简氏家族人丁兴旺、子孙发达,方能融入中华简氏大家庭,走向简氏大同。
    过去,贵州望谟县简氏宗亲寻根愿望,在望谟里坛简氏族人中不知有多少人曾提及过此事,亦曾不止三翻五次地讨论这个事情。可是,事隔整整两个世纪多的时间,尤其是在近五年来,在简洪恩的倡导下,我在工作之余也参与其中,望谟简氏里坛分支时至今日才下定决心、排出万难,理清了我房迁徙、世系的部分源流。首先,我们找到了唯一能证明贵州望谟里坛简氏世系源流的《经单薄》,也见到保存并提供《经单簿》的简明书长辈(现今86岁),他拿出了其祖父生前曾在每年“七月半”给逝去的老人所写的包封(当地称“袱子”)的一本小册子来证明《经单薄》记载的真实性;我们还走访了健在的简氏老人,把他们从祖祖辈辈、代代相传下来的只言片语,通过书面文字记录下来论证,得出如下结论:望谟里坛简氏大受公分支是从思南府大堡管辖的梨子坳搬迁到望谟。在清(乾隆、嘉庆)年间,望谟属广西四城府管辖,明清时期其地名叫王母(布依语),因与汉字“望谟”谐音,后才改为望谟并沿用至今。
    此次望谟宗亲寻根之旅,是在望续修支谱的道路上迈出了可喜的第一步。但还远远不如在云南宁蒗的良开宗亲为查清本房的源流,不远千里从云南赶到江西新余访问,而且是四访江西新余,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从内心来讲,贵州望谟里坛分支在良开宗亲的精神鼓舞和感召下,在简盛华和简荣彬两位宗亲的关怀和指导下,对我们寻根想法再次萌发并顺利成行产生了很大的触动。特别是盛华公对望谟里坛分支在前期查找旧谱更是给予极大支持和帮助,可谓“天下简氏一家亲”。为方便探究本支源流世系,简洪忠通过QQ平台创建了《贵州思南简氏外迁群》,在与入群的简氏宗亲的交流过程中,得到了与远在广州工作的思南宗亲简鹏对本支续谱的诸多看法和建议。此次贵州德江寻根之行,也得到了前述宗亲们的支持和帮助,并且与思南县的简光应、德江县的简智定等宗亲联系后,得到他们的热烈响应,贵州望谟宗亲寻根之旅才在今年四月得以顺利完成。
    此外,望谟寻根之行还缘于2015年9月9日,贵州简氏宗亲会简明华会长在贵阳举办的“贵州简氏宗祠选址会”,望谟简氏分支参加此次会议的有洪忠、洪恩、德政三人,在会议间隙,洪恩发现一老人笔记本上记载有“简大受、简大体迁广西”,于是他就追过去与之交谈。在彼此介绍各自的姓名和住址,互相留下了联系电话后方才知道那位老人就是德江来的,老人叫简智定,他们也在找老谱上记载的外迁简大受及其后裔。会后回到望谟多次与智宗亲通话,但由于两地方言有差异,电话中无法交流过多信息,加之有了明确的方向和一些确切的信息,我们最终决定北上寻根,使得这次望谟宗亲寻根之旅才得以成行。
    2016年4月25日,望谟的天凉爽,寻根之旅就此起程。驱车北上途经紫云、贵阳、凤岗,当日晚上10点钟才到达德江县城,当晚由同事邹大杰安排食住。次日早上起床后,洪忠与简智宗亲取得联系,由同事开车送我们到德江城南二中,智定宗亲夫妇并抱着孙女前来迎接。早餐后,智定宗亲另为我们安排到了他家附近的“情义宾馆”住宿。随后,智定宗亲带我们去他家做客并将他珍藏的家谱拿出来,我们也将随身带来的《经单薄》拿出来认真比对研究,大家认为望谟里坛始迁祖简大寿与德江简氏族谱上记载的外迁广西的简大受、简大体,差别是“受”与“寿”的写法,但都是同一个读音,也许是两地记载不同,实际上应该是同一个人。智定宗亲经过分析对比后认为,望谟里坛分支的始迁祖简大寿就是他们要找的外迁简大受。因为智定宗亲也是鼎恭公这房的,所以,他认为望谟里坛简氏宗亲与他们是同一分支,并将两地的字派写下来再作对比。
    德江老谱字派:
    鼎明由凤宣,希世益登文(简),德正学承(应)祖,宗泽永光廷。在德江鼎恭公房分谱上有“大”字辈,下面就是“才”字辈,按德江分谱记载:“大”字与“正”字是一辈的,由此往下推,望谟宗亲相比字辈排列是:
    德正学承祖,宗泽永光廷。贵州望谟《经单簿》记载的字派:
    祖德正大才,毓登子明洪,应开宗裕连,万代坐朝廷。望谟简氏字派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为谁人所编排,现已无从考正。从现存的资料来看,望谟始迁祖大寿公的字派是“大”字,仅以宇派论,起用这个新的字派后到大寿公是第四代,并未从头起用,而是从字派的第六个字开始,德江智定公是“智”字辈,与望谟“明”字辈并列。今后,望谟里坛简氏与德江筒氏续上血缘关系就是一脉的了。正如梅松公讲的:“天下简氏,根在江西”,贵州望谟里坛简氏分支的根在江西,藤就在德江的西流水。
    4月26日,在德江简氏族谱续编委员会主任简跃廷和简智定、简永义三人陪同下,我们走访了简氏聚居地德江西流水、下坪。从县城到下坪寨约40公里的路程,我看到了祖先阔别两个多世纪的地方,作为大寿公的后裔回到故地,感慨万千,说不出喜悦和感动,真诚地感受到了久别的重逢,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就是德江简氏宗亲的厚爱和关心。在西流水停留期间,通过智定叔的引荐,与西流水的宗亲见面互识,然后再走访了下坪寨,在村卫生室智定叔安排简子超与简永学联系,希望他能将老谱给我们查看。经简子超向简永学说明原委后,简永学同意拿族谱过来,大家等了不到半小时,简永学送来老族谱。这本谱是一本上等白绵纸装订后用毛笔书写的,也是下坪保存最完整、最古老的两本简氏族谱。由于这两本族谱是孤本,简跃廷提议拿回去复印,然后再还给简永学。由于族谱保管是非常严谨的,这个提议简永学并没有立即同意,于是你一言我一语劝说,最终说服了简永学。为了慎重起见,我提议做一个交接仪式,由简永学将两本完整的简氏老族谱交给德江简氏族谱续编委会主任简跃廷,并留影为凭。简永学提供的老谱是西流水、下坪、马缠溪三大寨子唯一收藏且较完好无损的一部简氏族谱。据智定叔讲,简永学父亲还在世时,不要说要拿走复印,哪怕是多看一点都不行的。这次简永学高高兴兴地同意我们拿去复印,是我们此行的一大收获。这部简氏族谱能完整地保存到今天,幸亏有简永学一家几代人对族谱的珍藏,如果没有简永学父亲这样谨慎,这两本老谱恐怕早已灰飞烟灭了。
    我们此行寻根,得到了德江宗亲的大力支持和认可。智定叔认为他们在德江要找的迁广西的简大受和简大体俩兄弟,也就是望谟宗亲在德江寻根之旅要找的简大寿、简大体。为此,双方基本上认同望谟宗亲接德江族谱应该是对的。简智定说他也是鼎恭这一房后裔,与望谟里坛简氏大寿公这房是从简希曾之后开始分的。简希曾生三子,长子士孟、次予士然、三子士盛,智定叔是希曾公之长子士孟公的后裔,而与望谟里坛简氏大寿公则是希曾公次子士然公后代。智定叔认为,在世系上与望谟还有更近一支宗亲住在西流水的一个寨子,那里是简尚的后裔,简政与简尚是同胞兄弟,为士然公之后,望谟里坛是简政的后代。
    4月28日晚,我们一行四人还住宿在德江情义宾馆,智定叔在宾馆与我们就望谟与德江简氏之间的世系关系探讨了很晚。根据德江简氏老谱和分谱以及望谟里坛简氏《经单薄》记载,基本上可以认定德江简氏老谱和分谱上记载的简大受与望谟里坛简氏《经单薄》记载的简大寿是同一个人。从迁徙时间上分析,大受公迁广西的历史有200多年了。按望谟建制沿革,清康熙时,隶属广西泗城府,雍正五年(公元1727年)置永丰州,州治于今县境石屯。嘉庆三年(公元1798年)更名贞丰州,州治移至今贞丰县珉谷镇。1940年设望谟县,以“王母”之谐音得名,属贵州省第三行政督察区。据此推算:嘉庆三年距今也有218年,鼎恭公后裔大受公南迁广西,如果大寿公与大受公为同一人,大寿公生子能才,能才生子毓龙,毓龙公1828年生于望谟里坛,距今有188年,按30年一代推算,能才公出生时间大约在1798年左右,距今正好是218年,大受公从思南迁望谟里坛前后不久便有了第二代能才公,在这之前望谟属隶属广西泗城府。因此,大受公南迁到望谟的时间大概是乾隆末或嘉庆初,与德江简氏老谱和分谱上记载的时间基本上是吻合的。
    4月29日清晨,德江简氏家族简跃廷、简智定、简永义等宗亲到德江林业局大道为我们送行。
    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西流水,美不美,家乡水,德江简氏与望谟简氏,同根生,两地一家亲。所以“德江老三房分谱”记载:简大受、简大体迁广西”,如果往后能有更多证据直接证明现存族谱.上记录是真实性的,那么,大受公一支从贵州德江西流水辗转思南梨子坳,再迁徙到望谟里坛住居,望谟简氏一支是鼎恭公后裔也将是无疑的。
    结束语:
    《中华简氏网》上语:宗亲们辛苦了!德江西流水一支,自明成化年间入黔至今,已有五百多年历史。五百年间,族人又再向外迁徙较多后,居住分散,加之咸同年间动乱,以至于准确的源流都未能流传下来,非常遺憾!
    洪忠、洪恩宗亲此行,重访老祖宗们故居之地,寻根问祖,缅怀先人,定能感受到宗族之情!

    附录二      贵州望谟坪湘简氏寻源略记
                    ——贵州望谟、德江、简洪忠 简智定        简永义
    (一)坪湘简氏祖源的来历
    贵州望谟坪湘简氏祖源的来历,我们曾苦苦追寻十数年,查阅《坪湘经单簿》和《过高云上经单簿》没有该房来源的记载。从坪湘简氏的迁徙轨迹来看,只知道,他们曾在里坛附近的里亮、芭蕉坪简家屋基居住过,后来才搬迁到坪湘居住至今,已有100多年时间了。坪湘简氏在里亮居住以前的祖源,也一时也理不出头绪。
    时隔好几年后,2018年3月2日简洪忠去高寨找简洪兵一道去里亮寨调研,想从埋葬老坟的地点和碑文中找到一些线索,然一无所获。埋在里亮张家湾大田和学校边的老坟,只能证明礼才公曾在里亮寨子住过。
    要知道坪湘简家从哪里来,首先要知道简礼才父亲是谁,是从哪里迁徙到里亮寨子的?坪湘简家是简礼才的后裔,这是无疑的了。但是从哪里迁来与谁家是亲族有血缘关系?这些,只有查出根据,弄清来源,才好认祖归宗,让子孙后代传承下去。
    坪湘经单簿上有一空白页上,写着“师兰府安花县门口大田寺塘”。这是坪湘简氏的来源地吗?一个含糊不清的地名,包含着什么秘密呢?
    找遍族中所有健在的老人问到坪湘简家的来历,都说“不知道”。于是,只好从现有的平湘经单簿和过高云上经单簿中来查找,在那些记录着两家名字的字里行间寻寻觅觅,从彼此的往来、称呼,探寻他们之间的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过高云上经单簿上记载的是长房三公简毓奎,简四爷,坪湘经单薄上记录了侄儿简老喜,简老安等10几个侄儿媳妇的名字,这说明坪湘与过高云上简家是同一家族。平湘简礼才公同过高云上简能才公是同一辈,字辈相同。
    过高云上经单薄上注明是长房三公简毓奎、简四爷。显然能才、礼才二祖公不是同一父母所生。简能才是简大寿的儿子,简礼才是叔家儿子。这个叔叫什么名字呢?坪湘经单薄上没有记载,过高云上经单薄也没有记载。
    但是,坪湘简家与过高云上简家的经单薄都记载着彼此子孙的名字,如果两家没有血缘关系,是不会同时出现在坪湘和过高云上简家的经单薄上的。因此,平湘简家同过高云上简家的关系非同一般,血脉相连,亲情不可分,这是不争的事实。
    那么简礼才的父亲是谁?他父亲同里坛始迁祖简大受公是什么关系?如何才能找到他们之间存在血缘关系的证据?讲到这里,想起族中老人们常说:大受公从思南梨子坳来到里坛时“杨氏老太婆是背一个抱一个”。这就说明从思南梨子坳带来的是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一个是大受公的简能才,另一个会不会是简礼才呢?如果,能确定是他们两兄弟,这个故事就太有趣了,太精彩了。
    无独有偶,望谟几房简氏族中故老都说祖先是挑起来望谟的。我们这房也同样是说是挑起来的,既然是挑起来的,肯定是两个。一个儿子直接说是背起来,不会说挑起来,两个才叫挑。为此,有理由认为里坛相传的挑起来,可能就是简能才和简礼才。既然是一担挑来的,肯定是较亲的一家人。
    还有一个相传很古老而传奇的故事,那就是大受公的爱人杨氏老祖婆;来到里坛居住时,确实带来两个娃崽,据老人传说:她老人家是背一个抱一个,如果是背的小孩饿了,她就将她的奶往上一推,背上的小孩就能吃上奶,而面前的小孩就好喂,所以寨上人和家人都称为长奶大娘。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充分地证实大受公到里坛时是挑起两个小孩来的不假。杨氏老太婆背一个抱一个也是真实的。一个挑起来的传说和一个背起一个抱起,是两个小孩相符。传说都指向两个小孩,那就是一个是简能才,一个是简礼才。虽然已有两百多年的时间了,但故事的真实性与传说的依据是可信的。
    能才公是大受公的儿子,过高云上经单薄有记录,那么,坪湘简礼才为何过高云上经单薄没有记录呢?
    为弄明白祖源,我们专程到思南大堡---德江考察,据德江西流水坡上简氏族谱记载:简大受、简大体迁广西。于是,我们有理由断定简礼才极可能是简大体的后代。他们从思南梨子坳出来是两亲兄弟,因为过高云上经单薄和坪湘经单薄记载是分开各记各的。平湘经单薄失记了老祖简大体,于是给后人寻根问祖带来了困惑。其实,简能才是大伯(大受)之子,简礼才是叔叔(大体)之子。
    坪湘经单薄为何失记了老祖简大体?战乱年代,简大体夫妇或许在逃难中惨遭不幸,留下幼小的儿子被伯伯(简大受),将他和自家的儿子挑起往南逃荒,是杨氏老太婆背一个抱一个带大的。两个叔伯兄弟长大以后,亲生的简能才留在里坛与父母同住,而兄弟家(大体公)的简礼才就到里亮另立门户,讨妻生子,成家立业。
    因为大体公去世时礼才公尚在襁褓之中,未能记事,他的后人在写经单薄时,也就更不明究里,所以大体公也就这样在经单薄中失记了。
    里坛与里亮隔得很近,两房的经单薄记录字辈相同,称呼相近, 历史上走动的也很紧密。祖辈相传挑起来的故事情节紧扣,两个挑起来的小孩,大受公在里坛杨氏老太婆背一个抱一个小孩同样得到证实。
    德江西流水坡上简氏族谱(见右图)记载:简大受、简大体两兄弟迁广西,谱上注明大体娶妻李氏。不知是家大口阔,还是为了躲避战乱,大受祖和大体祖离开了安化西流水(现为德江),另寻安身立业之地。沿百果坨顺江南下,来到了印江县梨子坳。安居下来后,大受祖娶杨氏祖婆。二祖各自育下一子,可是好景不长,大体祖和李氏祖婆先后离开人世(原因现已无法考证)。于是大受祖只好带上弟弟的遗子和自己幼子,同杨氏祖婆一起再次踏上南迁之路。
    大受祖和杨氏祖母,挑着襁褓之中的两个小孩,长途跋涉辗转来到广西边界的里坛,当时属广西泗成府管辖,谱载迁广西也正确。历史上贵州南边——北盘江以北虽然划归贵州,在那战乱年代,交通不便,信息不通,写成广西也不错。
    从思南府大堡即安化县西流水坡上寨子迁到印江梨子坳,再迁到望谟,外迁途中发生了什么事,又遭遇什么,无从稽考,但是上述传说和故事,并非虚构而真实存在。老谱记载简大受、简大体是亲兄弟,一起外迁广西。大概率两兄弟外迁期间,大体公遭不幸留下孩子,只好由伯伯简大受挑起下来到里坛居住,又由杨氏老太婆背抱拉扯长大。
    常理树大分杈,人大分家,分居后,简礼才成人后另谋生计到里亮。也是人之常情。
    (二)经单簿上祖籍地的记忆
    2022年9月9日,德江简永义应简洪忠的邀请来到望谟,住在洪忠家里。简洪忠这次邀请德江宗亲的目的,是将里坛简氏家族编入德江简氏三公族谱的鼎恭后裔,西流水坡上一支子孙的系列中,也就是正式认祖归宗了。
    简永义受德江简氏续修谱委员会主任简跃廷指派,到望谟来整理归宗的材料,在与简洪忠交谈中,简洪忠与简永义说道:“平湘简礼才这一房,在后代给上辈做斋的《经单簿》上写有一句话,我们至今有些疑惑?原文是这样:“师兰府安花县门口大田寺塘”
    简洪忠:我们知道,德江原来为安化县;德江县门口大田祠堂,不知道是否属实?
    简永义告知:德江西流水坡上门口确有大田祠堂。
    西流水坡上门口有大田祠堂,这么说来,坪湘《经单簿》上记载莫非指的就是这个地方?
    简洪忠于是又给远在德江的简智定打电话核实,德江西流水坡上门口有无大田祠堂?简智定在电话上说,确实有祠堂,祠堂门口也有一丘很大的田,祠堂,修得很好,小的时候还去过祠堂玩过。听他讲得很清楚,形容的栩栩如生,简洪忠高兴极了。
    这就说明坪湘《经单簿》上写的这段话话,的确是记载坪湘简氏祖居迁徙的地方,只不过没记全,因为是口传,也就难免有些出入。
    坪湘《经单簿》这段话,是简子凤请人在民国1942年给他家逝世的老辈做冷斋时题写在《坪湘斋事录》即俗称的《经单簿》上。简子凤把老辈人口传下来记在他的脑子里,他怕自己死后,没人再知道本族来历,于是就请人将祖派(字辈)和祖居地写在经单簿的空页处,以示郑重,以明传承。
    前人用心良苦,给后人留下了解密祖源的线索,正是《经单簿》这段话话,揭开了坪湘简家祖源来历的面纱,更有力地证实了坪湘简家来自德江西流水坡上寨子。
    左图是坪湘《经单簿》记载:简礼才这一房,是从“师兰府安花县门口大田寺塘”来的,因书写有误,实际应为“思南府安化县门口大田寺(祠))堂”。
    考德江简氏老谱也有明载:德江西流水坡上寨子门前----简氏宗祠永祥寺,谱云:“凤书公名高实业辞任回梓,就地(即西流水)建立衙门,后人仅知其由,又广修永祥寺庙,施业招僧,铭碑不朽,历传事迹,万世无讹,此皆万历年间事也!”
    因此可以肯定简礼才是简大受之弟简大体之子,祖居地都来源于思南大堡(德江西流水坡上简家),这样坪湘简家祖源来历明若指掌,朗若眉睫。作为寻根溯源久矣的我们,自然欣慰无比,若此上慰祖宗,下传子孙,岂不猗欤休哉!
    2022年9月吉日,贵州望谟简洪忠,德江简智定、简永义等,爰书以记。

    附录三     清乾隆年间离祖地        里坛简氏今归宗
    ——德江宗亲南巡望谟与我支恳亲访谈纪实
    受祖迁徙入里坛,西岐繁衍两百年。
    传承历史延家谱,接力人生续血缘。
    上下求索沧海路,勤劳耕读祖宗田,
    树高百丈根连土,西流水坡上起源。
    西流水坡上,是我望谟简氏大受祖的出生地,是我望谟里坛简氏迁出的祖居地。
    父亲简洪忠儿时就听族中长老故旧相传:里坛简氏是清朝年间从思南迁徙到广西“泗城府”管辖的北盘江以北的望谟境内的里坛,约20年后,辗转到过高云上田坝居住下来,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外迁前后加起来两百年有余。
    望谟里坛大受祖后代为了寻根问祖,弄清根藤,承续血脉,在姓氏学家梅松先生天下简氏大同精神的感召下,持之以恒,不懈努力,孜孜以求十数年。
    弄清里坛简氏的祖源根脉,是我父亲多年来的心愿。父亲简洪忠与中华简氏“两通”(简氏通志、简氏通讯)主编斌全公相识相交近十个年头,已经数不清多少次网上联系,书信往返,2018年冬二老有幸在广东湛江相会,2019年春父亲又亲自邀请正在云南走亲访族的斌全公,从昆明来望谟考察,当面探讨请教祖源有关问题。
    父亲是一个非常执着、善于动脑筋分析、调查研究的人。他一生从事公安工作,擅长用破案思维来破解家谱中存在的不解之谜,找线索理头绪,在他来讲不是难事。
    盛世修谱是每个游子的心愿,多年前父亲经过认真分析,确认参与梅松公编著《简氏通志·云贵卷》的开阳简盛华手里或许有我族老谱。如果从他那里能找到了德江大受祖老家的族谱,就能有根有据说明祖源问题。于是,他查找到盛华宗长的电话,联系到他老人家,并把自己的想法合盘托出,盛华宗长闻听后非常高兴并乐意帮助,于是从网上传来了父亲所需要的族谱。就这样他找到了《西流水坡上简氏族谱》,经仔细查阅,族谱上明载“简大受、简大体,迁广西”。漂泊在外200年的里坛简氏子孙们,那一刻,终于看到了寻根的曙光。
    不久,贵阳召开“贵州简氏宗亲联谊会第二次会议暨贵州简氏大宗祠选址及筹建讨论会”。我父亲和简德政、简洪恩叔三人前去参会。在大会上听到德江代表简智定老人的发言,他精辟阐述:“这次宗祠选址,应该选择在我们德江县域,因为,德江是江西简氏迁徒云南、贵州的集散地和中转点。是六鼎公集中居住的地方,现在全省周边各地都经常有人来寻根问祖找亲人,在德江建宗祠有着它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智定公的讲话赢得了全场宗亲们阵阵掌声,给父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也结识了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从贵阳开会回来过了四个多月,父亲找到简菠商量,决定北上德江寻根溯源。
    2016年4月24日,由我父亲简洪忠牵头,同行的有简洪恩、简访、简菠。父亲一
    行来到德江县城,先联系他的同事邹大杰(当时在我县公安局工作,休假在家),蒙他热情接待,安排晚餐和住宿。第二天一早,又在邹大杰的协助下,很快找到了家住德江县城多维国际小区的简智定宗长。
    智定公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也是当地一位德高望众的宗长。简智定公怀着对家人思念和牵挂,常年熟读研究德江老谱,通过父亲带去的资料,经与老谱核对,简智定公最终认定:“你们望谟里坛简氏一族是鼎恭公的后裔”。
    接着他对父亲一行说:“你们和我们是亲房,我要高你们一辈,你们喊我叔,按德江老字辈,望谟洪字辈是德江永字辈”。
    德江祖居地智定公这一认定,望谟里坛简氏子孙多年的寻根问祖终于有了着落。
    斗转星移,又是六个年头。去年11月23日,父亲率简洪超、简应军、简应正和广西巴马简禄喜去德江西流水坡上参加族事活动。父亲乘此诚恳邀请德江简氏家谱续修委员会主任简跃廷,在合适时间,组织德江宗亲南巡望谟恳亲访谈。
    2022年8月19日,德江宗亲简跃廷宗长率简智定、简光龙、简军,由德江县城驱车前来,全程高速约525公里。下午6点多,父亲简洪忠亲自开车与洪恩叔、永义(德江打前站的宗亲)和佳瑞四人前往望谟西站高速路口迎接,然后到布依之春廖记餐馆晚餐。晚餐由我父亲主持招待,洪恩叔,洪超叔、简应军兄弟、我嬢李福芝、弟媳吴小琴、长侄女简爱英、次侄子简佳瑞等人,还有弟媳吴小琴的妹妹小面等人,参加了这200年未有的亲人团聚的盛会。
    父亲简洪忠席间致词:“感谢尊敬的我们家族的元老智定叔和跃廷主任、永义、简军、光龙的到来,时间仓促,簿酒相待,不成敬意;我族骨肉分离200多年,今天祖居地德江的亲人们的到来,我们望谟大受公支房由衷的高兴!我谨代表我的家族家人表示衷心感谢!请大家的举起酒杯,为我们德江远道而来的家人们干杯,为200年失散的家族团圆干杯!”
    餐叙中,大家相互敬酒致意,每个人喜气洋洋,话里话外都透露出一家人才有的亲切感。兴高彩烈之际弟媳吴小琴喊儿子佳瑞:“去给德江的老太们倒酒”。
    佳瑞拿着酒瓶,只见他用双手把住杯,然后礼貌地说:老太我来给您倒酒。他从德江智定老太一一敬起,跃廷主任夸他懂事说:这是一颗好苗,要好好地培养成才,是我们的简氏家族的希望哦。
    餐宴后,大家因初次见面,都有说不完的话,于是边走边谈,不知不觉步行到了住宿地腾达宾馆,仍然意犹未尽。
    第二天早餐后,由天马宾馆出发,父亲请了一辆蓝色出租车带路,德江宗亲的车紧随其后,前往伏开乡的里坛。简洪恩叔,简洪超叔、简应军兄弟等陪同前往。上午10:26分来到里坛大受祖坟前瞻仰,早在一年前由里坛简氏家族共募资金,组织实施修建了大寿公祖墓碑。
    在大受祖坟前我父亲提议:德江、望谟两地宗亲,在大受祖坟前集体举行瞻仰仪式。
    于是德江宗亲和望谟宗亲一字排开站在大受祖坟前,由德江宗亲最高辈份的简智定公主持,宣布瞻仰仪式开始。智定公讲话,他说:“今天我们德江和望谟的简氏子孙前来瞻仰您老人家,告慰大受祖在天之灵,您的子孙洪忠、洪恩、洪超等,经过漫长的寻根问祖,终于将您的老家找到了,我们就是您的同根同缘同族,一脉相承的子孙后代!望谟里坛宗亲,百分之百是我们的家人。今天我们前来瞻仰您老人家,希望您在天之灵,保佑您的子孙----我们德江和望谟的简氏宗亲家族兴旺发达,事业有成”。接着简智定公说:“为了我们逝去大受祖默哀三分钟”,于是,站在坟前的两地宗亲在大受祖坟前低头默哀,默哀毕,行三鞠躬,也是智定公主持:一鞠躬,二鞠鞠,三鞠躬。
    德江、望谟两地简氏宗亲瞻仰大受祖坟,缅怀先人,两地宗亲感受到那份骨肉相连,跨越时空的亲情。父亲寻根问祖十多年,这一刻终于认祖归宗,十多年来所有的付出,在此刻化着两行滚滚热泪。祖宗有灵,血脉永续!
    接着,父亲又请德江宗亲观看了大受祖坟旁边不远处,他在清明节为大受祖立碑时发现的大受祖女婿-----杨德富的古碑。
    瞻仰完大受公祖坟后,就往过高云上参观大受祖的子孙现在的居住地-----云上简家寨。云上简家寨我洪政、洪端两叔,早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和地道的家乡米酒恭候着大家。德江宗亲得知在云上简家寨还葬有简氏先辈们的老坟,于是买好香纸,到大受祖妻子杨氏老祖婆坟前和能才公坟前焚香烧纸。由德江宗亲跃廷主任、智定宗长亲自主持祭拜。此举充分体现了大家是一脉相生的简氏子孙后代,不管你身居何处,无论你流落漂泊到哪里,骨肉情份,天礼之伦,永远是分不开的!常言道:“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德江和望谟简氏一家人,血缘亲情,是永远相连的铁板桥。
    2022年8月21日,德江跃廷一行宗亲在完成他们瞻仰大受祖坟以及和望谟里坛简氏恳亲访谈后,准备返回德江。父亲为尽地主之谊,提议到蔗香码头南北盘江交汇处的双江口,请德江的宗亲乘坐游艇观赏一下望谟的好山好水。
    德江宗亲在望谟宗亲简洪恩、简应权,简应军、简园和我父亲的陪同下,来到蔗香码头,只见龙滩电站上游的江面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江水连天,景色如画。宗亲们一起踏上游艇,往南北盘江交汇处的双江口徜徉而去。碧水蓝天,两岸青山,两地宗亲一家人,同舟共济,有说有笑,十分融洽,大家相互合影留念,纪录下美好的瞬间。游览毕,又往蔗香餐馆吃南北盘江的鲜鱼,美味佳肴,举座尽欢。在回望谟县城的高速路口德江、望谟两地宗亲依依惜别,相期再会。
    这次德江宗亲由简跃廷宗长所带领大受祖老家的五位亲人----西流水坡上鼎恭公的后裔,圆满地完成了南巡探望与广西仅一江之隔的望谟里坛的恳亲之旅。
                                                                                           简应松、简斌全
    2022年8月30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一福地,第八洞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