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中华简氏网 首页 音像文艺 文学 杂文 查看内容

记忆中的爷爷

2015-3-1 23:31| 发布者: 简泽宇| 查看: 639| 评论: 0|原作者: 简恩承

摘要: 我爷爷简先元,1900年8月11日生于句容县王岗村,在我国“三年困难时期”他饿得浮肿,60岁那年便去世了。在我的记忆中, 爷爷中等个头,皮肤黑,瘦,上唇蓄胡子,下巴蓄山羊须,光头,不留长发。由于 ...

记忆中的爷爷

 

     我爷爷简先元,1900811生于句容县王岗村,在我国“三年困难时期”他饿得浮肿,60岁那年便去世了。在我的记忆中,   爷爷中等个头,皮肤黑,瘦,上唇蓄胡子,下巴蓄山羊须,光头,不留长发。由于瘦,嘴巴瘪瘪的,显得颧骨有些高。

爷爷喜欢喝点儿酒,抽旱烟。就是用竹根连竹竿约40公分长,把竹根部表面削平,挖一个洞,做装烟丝的烟锅,再用铁丝在火上烧红把各个节隔烙通,接通烟锅,旱烟袋就做成了。爷爷沉默寡言,在饭后总是捧着旱烟袋“叭嗒”“叭嗒”有滋有味的吸着黄烟。当我喊爷爷时,他会“嗯”一声,不很响。他往往通过眼神对人或事表示满意或不满意。

爷爷厚道勤劳,除吃饭和抽袋烟以外,白天都是在不停地做生活。他对我说过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小伢要勤快,莫学偷懒。”其它就记不住他对我说过什么话了。记得我八九岁时,爷爷到村子里的碾房去碾米,叫我跟在牛屁股后面赶牛。那年月把稻变成熟米可不象现在这样方便了。要先上砻子砻去稻壳,再挑到碾房,360度的碾槽,斜铺石碾板,连砻糠带糙米均匀摊在碾板上,套上牛拖动很大的石碾滚,向一个方向不停碾轧。爷爷在碾板上方的平台,拿着碾扒不停把逐渐碾细碾熟的糠米往上扒。我跟在牛后面扬着细竹梢不断地吆喝着牛快走。特别是在夜里碾米,这种重复单调的转圈很容易打瞌睡,爷爷就时不时的用碾扒柄碰碰我,示意别睡着了。糠碾细了,米碾熟了,爷爷便用风斗风米,把米和糠分开。把米和糠挑回家后,爷爷还要用米筛筛米,把碎米单放,把少量混在米里的稻子捧出来,才算全部完工,有了可做饭的成品米了。

我最开心也是最耽心的是爷爷在每年过大年前几天带我到葛村街上,到澡堂子里去洗澡。为什么呢?因为爷爷每次都挑着一担劈柴,说卖掉后才有钱。我总是一路在心里嘀咕着:卖不掉就白跑啦。然而每次都顺利卖掉了,买柴的人都说我爷爷的劈柴风得干,好烧,过称后就付给钱。经过几次后我就不再耽心卖不掉了。浴池里热气浓浓,闷人,我就总是往外躲。可是,一不留神爷爷就出现在我的身边,把我拽到池子里去。洗过澡到街上,爷爷都会花二分钱买两颗糖果给我吃。我真地很感激爷爷。

                              简恩承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