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中华简氏网 首页 音像文艺 文学 杂文 查看内容

恩承、恩湘、恩来弟兄仨赴光山县寻根拜祖始末

2015-3-1 23:53| 发布者: 简泽宇| 查看: 724| 评论: 0

摘要: 恩承、恩湘、恩来弟兄仨赴光山县寻根拜祖始末 恩承是我父亲。某日,我看望父亲去,父子俩对酌几杯。边饮边聊天,我老爸乘酒兴把他与我溧水恩湘叔、南京恩来叔到河南光山寻根拜祖的事,详细地讲给我听。现整理出来 ...

恩承、恩湘、恩来弟兄仨赴光山县寻根拜祖始末

 

   恩承是我父亲。某日,我看望父亲去,父子俩对酌几杯。边饮边聊天,我老爸乘酒兴把他与我溧水恩湘叔、南京恩来叔到河南光山寻根拜祖的事,详细地讲给我听。现整理出来,以资备忘。

200712月,冬至祖会在溧水县东屏镇后谢村简恩富家举行,溧水句容简氏宗亲前来祭祖。午饭后,简氏众宗亲三人五人的聚一起聊天。恩家叔与我老爸议到要造谱,父说:“我多年以来一直想到河南光山老家去探亲寻根,由于在工作岗位上离不开,未能如愿。要造谱必须到老家去一趟。”此时,一位身材魁伟,黑黑胖胖,满腮胡茬子的汉子靠拢我父。他是谁?他是我南京恩来叔。父与他此前不认识。来叔说:“承哥,你说想到河南是真是假呀?”父对他看了一眼,旁边立即有人介绍,他叫“恩来”。父说:“来弟,我说的是真心话。”来叔说:“你真想去,我陪你去。明年去。”“好!一言为定!”“一言为定!”这时我恩湘叔也挤到了我父面前,“要去河南,我也参加!”

光阴似箭,转眼到了2008年。1018日那天,我父在南通市。“呜呜呜呜----”手机响了。接听:“喂,你好!”“承哥好!我是恩来。”“来弟啊!什么事?”“你去年说到河南光山去不去呀?”“去啊。我现在在南通。什么时间去?”“就去啊。”“那我明天就回句容,后天去。”“今天是18号,我要安排好事情。21 号去吧,你在家等,我来车接你。”“好,一言为定!”“一言为定!”两次一言为定,就真的定下来了。

1020,我父到句容市民政局开张介绍信,以防万一在光山找不到宗亲,便到光山县民政局去查询。

1021上午,来叔的妹夫许善佐开车,湘叔带着,接父到南京栖霞炼油厂来叔处,换来叔小轿车,来叔驾车,弟兄仨赴光山老家成行了。车上,父对二位叔说:“此行有三个目的,要统一思想哦。一是寻根拜祖,二是沟通情况,三是建立联系。”二位叔赞成。途中,我父对来叔说:“此次往返我付给你1000元,吃住行费用不足由你贴补。”来叔说:“不要你们给钱,你硬要给,我扯起来甩车外去!”往返三天的费用是来叔出的。弟兄仨兴致勃勃,边行边谈,一不在意,在宁合高速在合肥路口下错了,硬是找不到去光山的沪陕高速道口,耽搁了不少时间,下午两点才在路边饭店吃中饭。到达光山泼河太阳已经落山。在泼河大桥桥头夜幕渐渐落下,弟兄仨焦急地等待着我那河南老哥简成玉来接,这是事先联系好的。如不来接,三人就很难找到老简家人了。风越刮越紧,气温急剧下降,湘叔穿件白衬衫,冻得抱臂耸肩,可真是心焦天冷,饥寒交迫啦!

远远的,看到有手电光,渐行渐近。喜出望外啊!简成玉和他儿子简德才来啦!从21号此时到23日早晨,我这位晏河西简湾的成玉老哥,始终陪着我父和两位叔。

就在泼河桥头叫“味美思”的小饭店吃晚饭。餐后开车到泼河椿树店,成玉说那儿姓简的多。他们住在椿树店“和意招待所”。

1022早晨,在街上吃点儿早饭后,就开始了寻亲。在街上一打听姓简的,呼啦一下围10多个人过来,男男女女,全说是姓简的,一报辈分名字,还真是简氏一家人。再看看椿树店的各店面,有好多都标有简姓字样。有简姓人指点:我们这儿有个老支书简本财,他参加过造谱,他知道得多。

他们按指点往简本财家方向走去,在路边小店打听时,开店的说我叫简本应,本财家离这儿顶多半华里路。他热情地说:“河南、江南,我们老简的都是一家人,你们回头一定来我家吃中饭。”在街上遇的简姓人也是个个热情,父说,他们当时真感到心里热呼呼的,血浓于水啊!正在这时,本财在路上走着往椿树店街上来了。父与叔们把他迎住,说明来意,本财立即转头,把他们带到家,坐下奉茶后,就拿出了《简氏宗族宗派排行》几小张64开本的小本,介绍198722日,河南光山县简氏宗亲几个分支开会讨论确定的30个字新派行,即“师赐恩有福,崇礼耀华祥。贵道光庆远,圣贤增茂良。志广君章启,家兴安盛昌”。弟兄仨一看,立即对第一句的“恩”字有异议,“把我们的辈分变成我们重孙子的孙子辈,不行,要改。”我父说,“不难,把恩字改成惠字就行了。”本财伯说:“这事你们要找祖贵叔讲,他住光山县城里,你们一定要找到他,他是我们简氏宗亲的负责人,找到他,他会告诉你们许多事。”本财留吃饭,婉言谢绝。辞别,途经本应店,本应再三留饭,亦婉拒。

成玉老哥带着我父、叔仨驱车到泼河雀村唐庄自然村,简宗传接待,介绍了一些简氏情况。一会儿,一位老奶奶拿出一个神轴展开给我父、叔仨看,很陈旧,字迹模糊,但依稀能看出全是我们简氏先人的姓名。弟兄仨扱喜,真正找到老家宗亲了。我父又是拍照,又是摄 像,又是做文字记录,忙得不亦乐乎。

离开唐庄,成玉老哥带着他们仨进光山县城。多年前,光山明福爷到江苏溧水做生意,偶遇我恩湘叔,留有地址给湘叔。所以,就在光山县城到处打听简明福、简祖贵这两人住处,终于找到了光山弦山破楼简明福。明福爷见到我父、叔仨十分高兴,满脸堆笑,亲热得很。随即带大家到祖贵爷家。祖贵爷、文之珠奶奶见江南简家来人,大喜过望,热情接待。坐定奉茶,我父、叔仨抢忙说出“维琼绍先祖”,各自祖上的名字。贵爷喜孜孜的说:“一家人,我们是正宗一家人,你们终于回来啦!”我父把将“恩”字改成“惠”字的意思说给贵爷听,要求改。贵爷当即表态:“改,恩字改成惠字。”一会儿,珠奶奶就烧好菜摆满一桌。大家边饮酒,边交谈,个个脸上写满喜悦。

午饭后,贵爷、福爷带着我父、叔仨,简海叔(贵爷的儿子)也开着私家车,到光山县晏河乡程山村,开基祖简鸾原居村-----简门,到简大山简鸾墓前,因行色匆匆,未带纸钱,便跪下磕9个头,再到简鸾移居村西简湾,再到简店。然后,回到光山县城弦山破楼,到明福爷家里。福爷开浴池办旅馆,留我父、叔仨住这里。

晚宴设在光山最大的饭店之一汇丰饭店,明福爷请客。听说简氏江南来人赶来聚会的济济一堂,一个大圆桌坐了16个人,象征着一家人,大团圆,互相记下对方的电话号码,热烈交谈,欢声笑语,气氛十分热烈闹。

晚饭后,再次到贵爷家里。贵爷拿出一幅河南光山神轴送给我父、叔仨。三人虔诚地双手接过,回到住处,兴奋得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1023一大早,我父、叔仨便启程上路返回。在路上打电话向河南亲人一一致谢道别。为什么这样做呢?一是因为老家亲人都非常热情客气,怕他们硬是挽留,来叔的工作特忙;因为他单位与相关部门结帐迟一天就会损失4万元,而结帐必须来叔签字。时间不允许在外多日。二是此行目的已经达到,不用再延时日让老家亲人陪着,耽搁他们的宝贵时间。

他们回来后,两位叔把河南神轴交给我父亲,后来与江南神轴(新旧两幅)三轴合一,由原来的10代上升到18代。我父还把此行摄像制作成DVD光盘,包括许善佐各一份,还寄了3份到光山老家,给贵爷、福爷和简杰叔各一份。

是年冬至,贵叔组团回访,在江苏句容王岗我恩富叔家参加简氏江南冬至祖会,造谱工作便在河南、江南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

                                                                                                 简泽宇撰

4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上一篇:记忆中的爷爷下一篇:光山过年习俗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